富岡 義勇 過去。 鬼滅之刃199話:無慘被眾人合力消滅,炭治郎斷臂成為殘廢

#鬼滅の刃 #義忍 【鬼滅之刃】再見

富岡 義勇 過去

コンテンツ• 実の姉は、彼を守りこの世を去りました。 義勇の姉については そして、共に鬼殺隊員になるために修行していた者がいます。 それはかつて、炭治郎の鍛錬に付き合った 錆兎(さびと)でした。 ふたりは共に 天涯孤独の身です。 よく似た境遇のふたりが、仲良くなるまでに時間はか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義勇にとって、 とても大切な友人になります。 鬼滅の刃義勇の過去 『錆兎の教え』 義勇は姉が自分を守り、亡くなったのを気にしていました。 自分が代わりになれば良かった、と感じてしまいます。 それを錆兎が 怒りました。 平手打ちも食らいます。 命を繋いでもらった以上は、生き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託された未来を 繋げていく必要が、生き残った者にはあったのです。 義勇は、その言葉で 目を覚まします。 鬼滅の刃義勇の過去 『最終選別で一匹も鬼を倒せなかった義勇』 義勇は 自分が柱に相応しくないと感じていました。 理由は、 錆兎を亡くしたことにあります。 義勇は錆兎と共に、最終選別を受けます。 しかし、彼は 一匹も鬼を倒せません。 それどころか、 鬼に襲われ負傷します。 一方で錆兎は、 ひとりでほとんどの鬼を片付けました。 さらに彼は鬼の気配を感じると、義勇を残し森の奥へと走ります。 義勇が姿を見たのは、それが最後となりました。 目が覚めると選別は終了しています。 義勇は7日間を生き残り、 鬼殺隊に入ることとなりました。 錆兎は 手鬼にやられ、亡くなります。 大切な人を二度も失い、食事も喉を通りません。 鬼を一匹も倒さずに入隊した自分を、義勇は 柱とは認めていなかったのです。 自分の代わりに、柱になってもらいたかった程でした。 鬼滅の刃義勇の過去 『忘れていた友の教え』 義勇は二度も大切な人物を失い、その記憶は 辛い過去となりました。 思い出すことさえ辛く、 心の奥底に封印してしまいます。 錆兎が気づかせてくれた 大切な言葉も一緒に。 それを思い出させたのが、 炭治郎(たんじろう)でした。 その言葉が、 錆兎に叩かれた状況を思い出させました。 こうして義勇は、自分の成すべきことを見定めたのです。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鬼滅の刃義勇の過去とは? 考察 義勇さんも、辛い経験をしていました。 彼は、物静かであまり喋らないキャラクターです。 その原因は、こうした過去を経験したからではないかと考えます。 13歳の頃の義勇さんは、まだ目に光が宿っていました。 しかし錆兎まで亡くした彼の精神は、ズタズタになります。 そこから彼の目は光を失った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以来、錆兎のような心を許せるような友人を作らずに、ひとりで抱え込んできたと想像します。 もう二度とだれかを失いたくはない。 そうやって、人を遠ざけていた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鬼滅の刃漫画を1巻分もらう方法を紹介! 義勇の過去については、 15巻に収録されています。 できれば無料で読みたいですよね? そこでおすすめなのが、 「U-NEXT31日間無料トライアル」です。 これは、有料動画配信サービスの無料試しになります。 「はい、はい、有料サービスの無料お試しね。 」 そう思われたことでしょう。 しかし正直なところ、 使わないと損です。 なぜなら、鬼滅の刃が1巻分丸ごともらえるからです。 しかも、お金をかけずに。 仕組みとしては、もらえるポイントと交換して読む方法です。 そして、期間内に解約すればお金は一切かかりません。 実際に試してみましたが、事実でした。 さらに 解約も3分ほどで完了します。 もうこれは使わない手はないですよね? 鬼滅の刃義勇の過去とは? まとめ.

次の

鬼滅之刃:新情報!作者公布了富岡義勇的過去,有不少隱藏設定。

富岡 義勇 過去

youtube. be 「我是來帶你離開這裡的」 那個人第一次見面這樣跟我說 我以為我看到了幻影,為什麼在夜晚,彎彎的月亮高掛在天空上,一名黑髮的男子從我房間的床邊進來, 他是什麼人為什麼可以爬到二樓這裡來? 「那個…請問你是? 」 炭治郎露出有些困擾跟疑惑的眼神,義勇看到連忙解釋道 「那個……」 義勇的情況感覺比炭治郎更顯得困窘,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而且又不敢進來屋子裡, 他開始想起同事忍說的話,我就說富岡先生你很不會說話了啊 (真是討厭的胡蝶……) 而後,炭治郎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困擾的味道,而且感覺沒有惡意後他偷偷的笑了, 看到他用衣袖遮住笑意的樣子,讓義勇看的有點著迷 (為什麼…我會) 「先進來吧…大家都睡了應該不會有人過來」 聽到他的話後,義勇小心翼翼的進到了屋子裡,炭治郎此時已經放下了頭髮, 流瀉而下的是火紅的暗紅色,就像燃燒在黑夜中的熱火 義勇禮貌性的坐定位後,他低下頭,跟炭治郎說道 「剛才非常抱歉…」 「沒事的…看起來你好像沒有惡意,也不是壞人」 義勇才發現自己忘記跟對方說自己的名字,連忙補充說道 「對不起…忘記報上姓名,我是富岡義勇」 「您好,我是竈門炭治郎…想問富岡先生, 為什麼突然會出現在…? 」 「抱歉…這部分我……」 義勇抱歉的低下頭,炭治郎牽強的笑了笑 「原來是這樣…我以為是有人要把我贖走了呢」 義勇看到炭治郎難過的表情,他下一秒便把炭治郎擁入懷中,嚇得炭治郎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富岡先生? 」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想帶你離開」 「咦?真的…嗎」 義勇心裡有些罪惡感,他只好這樣跟他說,也許是善意的謊言,但心裡好像某種情緒湧了上來, 義勇慢慢的放開了他,眼睛專注的看著炭治郎,雙手握著他的手說 「據我所知,這個地方可能會有危險,我會再三天後的晚上來接你的…到時候你就會看到我了」 「還有這個給你」 義勇拿出一個香包,裡面散發出紫藤花的香味 「這個可以保護你,請當作副護身符用」 「好的」 炭治郎接過香包,微微的笑了 「那麼今天請好好休息」 「好的」 義勇走向窗戶旁,準備轉身離開時,炭治郎又叫住了他 「富岡先生」 「是」 「謝謝你」 「為什麼要…」 義勇疑惑的看著他,但炭治郎只是溫柔的瞇起雙眼,柔聲的說 「謝謝你來告訴我有危險,不然我可能就會遇到了不是嗎」 義勇沒有注意到這點,表情比剛才還來的驚訝 「回去時路上小心,富岡先生」 「好的」 義勇離開後,就像風一樣消失的快速,讓炭治郎覺得十分的神奇, 就像故事一般的女主角一樣被拯救, 多年來,他在花街一直想遇到一個能帶他離開的人,此時他突然希望那個人就是義勇 而義勇在回程時,腦中遲遲無法忘記剛剛炭治郎的身影跟聲音,他瞇起眼睛想著 (真是奇怪的人呢…) 回到總部,義勇遇到了胡蝶忍,她剛好也剛執行完任務回來,看到義勇她開心的笑著走過來 「啊~這不是富岡先生嗎?任務已經完成了? 」 他身邊的人開始不太對勁,義勇驚覺性的站起身,手擺出隨時可以拔刀攻擊的動作 那是炭治郎第一次看到鬼,比人還可怕兇狠的存在 他雖然感覺到害怕,但還是努力的保持冷靜,畢竟有義勇在 (我得冷靜點) 大家看到鬼立刻失去冷靜,開始四處逃竄,周圍都是人的慘叫聲跟哭聲, 義勇忙著解決鬼,他眼神示意要炭治郎先離開 而他立刻躲到一個地方,等待義勇的消息 等待的時間對炭治郎來說很漫長,然而過了一段時間,門邊出現了喘息聲跟腳步聲, 聞味道炭治郎便知道那個人來了 「炭治郎」 「富岡…先生…」 他縮在角落緊抓著義勇給他的護身符,義勇看到他的樣子,感覺有點開心 「你沒事吧…」 義勇還沒說完,炭治郎就衝過去抱住了他,讓他嚇得不敢亂動,僵持在原地 「抱歉…我…有點害怕」 義勇感受到他身體的顫抖,慢慢的摸著他的背安撫他 「沒關係的」 等炭治郎冷靜點後,義勇跟炭治郎說了 「這邊可能還是會有鬼出沒,所以如果你不介意,希望我能帶你離開」 「富岡先生之前不是就是要帶我離開的嗎?」 義勇突然想到之前他們見面他講得第一句話,便沉默了,但他的表情讓炭治郎放心的笑了, 看到他放鬆的樣子,義勇也微微的笑了 之後炭治郎輕輕的在義勇臉頰旁親了一下 「所以…希望富岡先生…可以帶我離開」 炭治郎溫柔的眼神讓義勇看的有些暈眩,就像花街的氣氛一樣讓人沉迷其中, 他慢慢的靠近炭治郎的唇,而後又想到不行拉開了距離 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他向炭治郎說道 「我想…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好的」 而炭治郎在思考該怎麼離開的同時,義勇把他公主抱了起來,炭治郎驚訝的大叫了一聲 「!? …那個…富岡先生!? 」 「請你抓緊我」 他們快速的離開房間,到達了頂樓後,就奔向其他方向 像輕功般的跳躍看起來毫不費力,讓炭治郎覺得很新奇 「會不會不太舒服? 就很喜歡炭炭的長髮版 義勇天然呆的表現超棒的… 之後應該還會有另外一章完結?

次の

鬼滅之刃199話:無慘被眾人合力消滅,炭治郎斷臂成為殘廢

富岡 義勇 過去

竈門家長子,禰豆子的大哥,造型為制服上披著市松圖案的羽織,有著一頭深紅髮與紅色眼睛的「 赫灼之子」 ,遺傳母親那有如石頭般堅硬的額頭,左額上有著小時候為保護弟弟,而被滾燙的水壺燒傷的大片傷痕,最終選拔與手鬼戰鬥時因為受到撞擊,導致身體恢復後傷痕顏色變深,耳上掛著日輪花紙耳飾。 為平凡農家子弟的長兄,父親早逝,因此靠著賣炭維持家裡的生計。 由於生在賣炭世家,本身也擅長料理,捏出來飯糰特別美味。 某次賣完炭的回程途中,被住在山腳的三郎以「夜晚會有鬼」為由,要求寄住在他家一晚而躲過了被鬼屠殺的命運。 為尋找將禰豆子變為人類的方法而成為獵鬼人。 性格善良憨厚,不擅於說謊,且一說謊就會非常痛苦,十分固執,絕不會欠對方人情和金錢。 在無限列車篇中,下弦之壹派去對付炭治郎等人的人類刺客在進入炭治郎的無意識領域時,被其清澄溫暖的內心世界所感動而棄暗投明。 與趕盡殺絕的傳統鬼殺隊不同,炭治郎認為鬼有善惡之別,並非全都是必須得斬殺的對象,但仍然會毫不猶豫地斬殺已傷害過人的鬼。 有著靈敏的「 嗅覺」,可以感知人類和鬼的情緒,甚至到能感應敵人出沒的程度,經過訓練後連極細微的縫隙都能成功感應,輕易找到鬼殺隊多年來無法找到的鬼舞辻無慘。 學習能力和領悟力極強,但教導別人的方式卻非常爛。 於富岡義勇的介紹下拜鱗瀧為師,並成功習得 水之呼吸法成為斬鬼劍士。 在與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時,想起父親的事而能使用 火之神神樂 ( ヒノカミ神楽/ ヒノカミかぐら ),感覺水之呼吸和自己不太適合,而火之神神樂威力雖強,但身體卻難以負荷,在對此有自覺後,開始新的「自己的呼吸法」的摸索。 在和善逸與伊之助陸續成為夥伴後,四人組成「蒲鉾隊」。 在無限列車篇因為煉獄杏壽郎的戰死而自責自己的弱小,在造訪杏壽郎的弟弟千壽郎後決心變強。 擁有獨特的黑色日輪刀(所有元素混在一起就是黑色),刀鍔為黑色日輪型,紅色目釘灰色柄頭的漆黑刀身,但因為多次在戰鬥中損毀,讓他時常被煉刀師鋼鐵塚追殺。 後在煉刀師之村與特訓人偶「緣壹零式」作對戰訓練時,從「緣壹零式」身上得到一把300多年的古刀,但因為刀身已鏽蝕,在擊敗上弦半天狗和玉壺後,由鋼鐵塚磨製成一把全新的日輪刀,刀刃漆黑的色澤比前一把刀更加有深度,火焰狀的刀鍔為炎柱煉獄杏壽郎的遺物,刀根上刻有「滅」的文字。 其耳飾是「日之呼吸」血統的繼承者證明,「日之呼吸」使用者能使用其它所有種類的呼吸招式,其先代祖先使用的「日之呼吸」是古代人類一開始唯一會使用的呼吸法,是所有呼吸法的始祖,後人學習模仿「日之呼吸」各自擷取一部分衍生出各種呼吸法。 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似乎在過去有被「日之呼吸」使用者擊敗過的經歷,極為在意其耳飾圖案(家徽或血統),故只要發現可能具有「日之呼吸」血統的相關對象皆欲趕盡殺絕。 奉音柱.宇髓天元之命前往吉原遊廓,變裝成遊女 炭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時任屋。 發現上弦之陸.墮姬意圖抓走時任屋的明星花魁鯉夏而與她交戰,被對方嘲諷刀才攻擊沒幾次就出現裂痕,因而深覺自己不適合使用水之呼吸,並開始持續使用火之神神樂。 就在差一步就能打倒墮姬時卻因為身體能力達到極限而不支暈倒,由禰豆子代替上陣,後被弟弟竹雄的魂魄喚醒,出面阻止被怒氣沖昏頭變身為惡鬼狀態的禰豆子。 後在與墮姬和其兄妓夫太郎的交戰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鐮刺中下巴,中途額頭的傷疤轉變為火紋狀,增加力量,順利擊敗兩兄妹,但也因體力透支昏迷整整兩個月。 與柱及其他隊員一同受困無限城時,與義勇對上上弦之參.猗窩座,在戰鬥過程中進入父親曾傳授的「通透世界」,攻擊與迴避的靈敏度提升,並以「火之神神樂」斬下猗窩座的頭部,但被雖已斷頭執念仍存的猗窩座擊至暈厥。 在猗窩座自盡身亡後,因重傷與疲勞,失去意識。 醒來後與義勇找無慘,卻被鳴女傳送到無慘面前,進行激烈對戰時被無慘擊傷右眼。 在即將遭無慘殺死時被伊黑小芭內所救,同時甘露寺蜜璃也趕上,後因愈史郎控制了鳴女迫使無慘放棄並殺掉鳴女。 鳴女死後,無限城崩塌破出地面。 就在要參與和無慘的對戰時突然吐血倒下,原來當時被無慘割傷右眼的同時注射大量的血,血量不會讓人變鬼,但足以把人體細胞殺死,無慘進而宣布炭治郎已死亡。 在自己的潛意識當中醒來,發現自己聞不出味道,自己正在伐木,身旁也有個孩子,看見 起始呼吸的劍士-繼國緣壹,打算問關於十三型時因先祖繼承的記憶控制無法說出口,緣壹也開始說自己以前的事。 後因愈史郎的治療後復活,斬斷無慘的左臂並救下負傷的香奈乎。 在回憶中領悟了「日之呼吸」的「第十三型」,即是將前十二型連結起來,反覆施展,直至天明。 當破曉之時,遭到急於逃脫的無慘斬斷左臂,隨後被大量增殖細胞而巨嬰化的無慘吞噬。 無慘即將成功以巨嬰型態挖洞逃脫時,以最後的力量從巨嬰內部阻止無慘,隨後陣亡。 然而無慘在死前將剩餘的血與力量注入炭治郎體內使其轉化為鬼,成為新生鬼王的炭治郎開始攻擊鬼殺隊隊員,儘管中途因陽光灼燒而遭壓制,但馬上克服陽光,成為繼禰豆子後第二名能行走於陽光之下的鬼繼續對鬼殺隊展開攻擊,在伊之助無法抵擋攻勢時禰豆子出現抱住炭治郎企圖讓他恢復理性,但炭治郎依舊未恢復意識,不僅從背後長出八條節枝狀刃鞭,還覺醒了類似從口中施放砲擊的血鬼術;最後香奈乎賭上性命使用彼岸朱眼闖入攻擊圈內將變回人類的藥注入炭治郎體內,而之後開始了與無慘的內心戲,面對無慘的蠱惑,卻還是要回去當人類跟禰豆子回家,而之後有陣亡的柱去將炭治郎往上推,想讓他脫離無慘的控制,之後也有無數雙手將他往上拉,讓他恢復意識。 無慘被消滅後三個月,雖然傷勢已痊癒,但再生過的右眼與左手肘部以下卻沒能恢復功能,在鬼殺隊解散、拜祭完於終戰中喪命的劍士們之後,與妹妹、善逸、伊之助一起回到家鄉定居。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742票獲得第1名。 竈門家長女,炭治郎的大妹,竈門家被屠殺後的唯一生還者,被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攻擊時沾染到其血液而產生異變,變成「鬼」的模樣。 因為身受重傷,在炭治郎要背她找大夫時,突然變得凶暴,並且對身為人類的炭治郎發動攻擊,後在炭治郎持續不斷的呼喚下恢復些許人性。 雖然變成鬼但仍保有意識,知道炭治郎是自己的哥哥。 變成鬼的禰豆子雖然認得炭治郎,但並未取回身為人類時的自我,智能與行為舉止也都退化成幼兒狀態;對此,珠世認為在禰豆子心中,可能有比找回自我更加優先的事情。 有將身體變大變小的能力。 因為鬼懼怕陽光的體質,平時都躲在鱗瀧特製的木箱中讓炭治郎揹著到處走。 最初只會使用基本拳腳攻擊,雙腿相當有力,踢飛過想殺害炭治郎的鬼。 未變成鬼之前的禰豆子是個很賢淑的少女,身為家中長女,自小就被迫讓自己成長,替母親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也認為炭治郎不要有著「貧窮就是不幸」的想法,和炭治郎一樣屬於性格溫和但生氣時很恐怖的類型,曾在小時候把一個欺負孩童的大人嚇得跪地求饒,讓大弟竹雄相當恐懼。 在鱗瀧的暗示下,會把人類當成家人、鬼當成敵人來看待。 雖然對人血還抱持著強烈的渴望,但已經可用自己的意志壓抑住,是繼珠世後第二個擺脫鬼舞辻無慘掌控的鬼。 藉由睡眠代替食用人血恢復體力,也因此身體恢復再生速度比一般的鬼還要緩慢,但在惡鬼化狀態下擁有與上弦不相上下甚至之上的恢復再生速度,能夠藉著血液凝結讓斷掉的肢體瞬間接回來。 在那田蜘蛛山時與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時,夢到母親說起的一句話,靠自身意志覺醒血鬼術「 爆血」 ( 爆血/ ばっけつ ),能夠讓自己的血燃燒爆炸,並以高溫燃燒目標物。 具有「只燃燒想要燃燒的東西」的特殊性,甚至能夠燒毀敵人的血鬼術,另外也有著不燒傷人體就可淨化血鬼術生成之毒素的作用。 在怒氣爆發的情況下會變成大人的樣貌,口中的竹子掉落,化身為全身纏繞紫藤花紋路的惡鬼狀態。 在吉原中由於看到被上弦之陸.墮姬所傷的炭治郎,讓她憶起母親與弟妹被屠殺的情景而惡鬼化,以壓倒性的強大力量將墮姬打到一度無法招架,後在打算透過吃人補充大量消耗的體力時被炭治郎即時阻止,恢復原狀。 於煉刀師之村和兄長一起遭遇上弦之肆.半天狗的襲擊,為協助炭治郎而用血鬼術使炭治郎的刀化成燃燒的紅刀「爆血刀」(赫刀),使炭治郎的攻擊力大增。 激戰到最後因為日出而受到嚴重傷害,卻發生變異使傷勢消失,並克服鬼的弱點陽光而能在白天活動,會講簡單的幾句話。 也因為克服了太陽,而變成鬼舞辻無慘追捕的首要核心目標。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那一晚,服了珠世研發出可以讓鬼恢復成人類的藥物睡著,直到炭治郎出事時被亡父叫醒,而跑出去救炭治郎。 趕往路上因珠世的藥發揮功效而變回人類,並重新擁有說話能力以及成為鬼幾年之間的各種記憶。 禰豆子趕到變成鬼的炭治郎那邊,為了想讓炭治郎清醒,不僅抱住炭治郎,甚至被咬但未變成鬼,據愈史郎說明的體內已產生抗體。 炭治郎休養期間負責看護對方,與兄長、善逸、伊之助一起回到故鄉定居。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3319票獲得第3名。 在鬼滅學園中,經常銜著法國長棍麵包。 我妻善逸 あがつま ぜんいつ Agatsuma Zenitsu 簡介 年齡 16歲 性別 男 身高 164. 性格十分膽小,經常認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為了不要在單身狀態下死去,不斷糾纏著任何女孩子要對方跟他結婚,但另一方面卻心地善良,會為朋友和女孩子挺身而出,會為守護別人珍視的東西而勇往直前。 在過度緊張與恐懼之下會陷入沈睡狀態,以睡姿發揮出自身苦練的精湛劍術 雷之呼吸法,但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 雖然目前在 雷之呼吸法的六種基本型態當中只習得壹之型的 霹靂一閃 ( 霹靂一閃/ へきれきいっせん ),但已有著宛如雷電般快速斬鬼的實力。 此外,生來就擁有極佳的「 聽覺」,能夠聽見心聲以及分辨人與鬼的聲音,甚至連在睡著的情況下也聽得到別人的對話,即使如此還是經常被騙。 同時還擁有「絕對音感」,任何樂器的演奏只要聽一次聲音就能夠記住。 自幼在連名字都沒取的情況下被父母給遺棄,在加入鬼殺隊前被想跟男友私奔的女人欺騙不得不替她償還60萬的債務,被培養雷之呼吸劍士的培育者桑島慈悟郎用「培養」的名義進行地獄式訓練,某次為了躲避慈悟郎的嚴格訓練而逃到樹上,恰巧被一陣落雷連人帶樹給擊中,讓原先的黑髮變成現在的金髮。 本來覺得要死卻撐過時長一年訓練的時間參加最終選拔,後運氣好存活下來,但又回到地獄般的生活。 由於炭治郎阻止其哭鬧著向路人女生求婚,而要求在他結婚前保護自己。 聽到炭治郎說放著禰豆子的箱子很重要後死死保護著不讓敵人觸碰,讓炭治郎對他有所改觀。 在看到禰豆子後對其一見鍾情。 在那田蜘蛛山與蜘蛛鬼「哥哥」的對戰中,因為只能使出一招而陷入苦戰。 他想起慈悟郎曾告訴過自己的話,最終突破極限成功衍生出新招式「六連」擊敗蜘蛛鬼「哥哥」。 由於中劇毒手腳開始萎縮,被送往蝶屋敷養傷,期間在機能訓練上由於始終過不了香奈乎的關卡而一度放棄,後在胡蝶忍的鼓勵下奮起,僅以9天的時間就習得「全集中・常中」。 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前往吉原遊廓,變裝成遊女 善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京極屋。 期間因為聽見有女孩在哭泣,上前了解狀況時發現京極屋的明星花魁蕨姬正在對底下的禿動粗,在與蕨姬的對話中隨即聽出「鬼的聲音」,仍然鼓起勇氣拯救該名遭施暴受傷的禿。 蕨姬將其打傷後藏匿至地底準備作為食糧,後因伊之助的亂入而獲救,並以睡著的狀態加入戰局。 後來對克服陽光弱點以及能夠開口說話的禰豆子求婚,然而禰豆子目前只學會叫伊之助的名字令他感到十分不悅。 與柱及其他隊員一同受困無限城時,遇上同為鬼殺隊卻墮落成鬼的師兄獪岳,為將其擊敗使用了自己有朝一日想跟獪岳並肩作戰時所獨創的 雷之呼吸 柒之型 火雷神 ( 火雷神/ ほのいかづちのかみ ),殺死獪岳後彼此正式分道揚鑣。 接受愈史郎的治療後,與村田一起行動並和伊之助、香奈乎會合,前往打倒無慘。 在與無慘的決戰中利用愈史郎的血鬼術符咒隱身靠近,卻被無慘的攻擊掃中,被打入牆內,右腿變形,後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清醒,並與伊之助還有其他清醒的柱一起對抗無慘。 在炭治郎變成新的鬼王時不顧傷勢試圖阻止對方,但與伊之助同樣都無法下手斬殺。 炭治郎恢復人類之身後,與他一起前往炭治郎的家鄉定居,將自己和鬼殺隊經歷的事蹟記編寫成自傳流傳到後代,其曾孫為其內容感動,但曾孫女覺得是虛構小說。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4299票獲得第2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風紀委員,但是為了爭取情人節巧克力反而被當作神秘變態。 不喜歡穿衣服,除療養外多半都是赤裸著上半身。 初期性格粗暴殘忍,為達成目的可以不顧周遭人的感受,通常是有話直說直接開打型。 和炭治郎一起行動後開始有了戰鬥以外的思緒,對自己的變化感到困惑。 雖然有著不服輸的性格,但是意外地很玻璃心。 喜歡跟別人比力氣,口頭禪是「豬突猛進」和「肚子餓了」。 使用自創的 我流.獸之呼吸法,精通二刀流。 擁有異常靈敏的「 觸覺」,能夠感知空氣的流動,不經過接觸就可以感知到對方的位置。 除此之外,還能以不同於一般男性的柔軟身軀配合著異常低的攻擊點戰鬥,被炭治郎形容彷彿真的像是在跟一頭四腳的野獸戰鬥。 在那田蜘蛛山一戰後從鐵穴森處得到刀刃為鼠藍色的日輪雙刀,但拿到刀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刀刃砸爛,讓鐵穴森氣到想要殺死他。 他的傳話烏鴉因為有18次以上差點被他當成食物吃掉而躲起來不敢現身。 嬰兒時期多次被丈夫家暴的母親琴葉帶著他逃到傳說中能夠保護信徒的萬世極樂教尋求庇護,但琴葉不知道,教主的真面目其實是十二鬼月的上弦之貳.童磨。 在親眼目睹童磨吃人的惡行後遭到對方追殺,因深知無法再繼續逃下去,在被殺死前將伊之助拋下懸崖,在懸崖上看著伊之助落入水中的童磨一度以為他已經死亡,然而伊之助由一頭母野豬拯救撫養而得以存活下來。 由於時常下山跑到一位名為孝治的青年家中、和孝治患有老年癡呆症的祖父討食物吃,也因此在這期間學習人類語言的能力非但沒有喪失,還以飛快的速度進步。 偶然間遭遇鬼殺隊成員,並在比力氣時搶走對方的日輪刀後得知鬼殺隊的選拔與鬼的存在,後在沒有他人的指導下闖進選拔並獲得鬼殺隊的資格,合格後沒有聽取說明隨即跑下山。 初時誤闖鼓鬼之家受困三天,原本打算藉由殺鬼來讓自己變強,由於在意圖殺死善逸和禰豆子時被炭治郎摔出去,轉而向炭治郎挑戰,遭到對方以頭搥攻擊導致腦震盪失去意識,醒來後仍吵著要開戰,但因為三人都傷得不輕,只好先到藤之家休養,後似乎也忘記自己執意找對方挑戰的事。 在那田蜘蛛山與炭治郎合力找出並擊敗操縱鬼殺隊員的蜘蛛鬼「媽媽」,因為蜘蛛鬼「爸爸」的亂入讓兩人被迫分散,就在不敵爸爸鬼的堅韌皮膚差點被殺時被富岡所救,認為富岡很強並向其發起挑戰,但反被對方綁在樹上,認為自己被看不起而身心靈受創,加上因為先前與蜘蛛鬼「爸爸」的戰鬥喉嚨嚴重受傷,被送往蝶屋敷養傷。 期間在機能訓練上由於始終過不了香奈乎的關卡而一度放棄,後在胡蝶忍的 鼓勵 ( 嘲諷 )下奮起,僅以9天的時間就習得「全集中・常中」。 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前往吉原遊廓,變裝成遊女 豬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荻本屋,因為查覺到墮姬的「氣息」而先發制人,但還是讓對方逃脫,後在與墮姬和妓夫太郎的交戰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鐮刺中胸口一度生命垂危,由禰豆子的血鬼術清除體內的毒素。 戰後比昏迷兩個月的炭治郎早一週醒來。 與柱及其他隊員一同受困無限城時,與過去殺母仇人童磨狹路相逢,並救下被童磨奪走日輪刀的香奈乎,意外從童磨那得知自己的身世,悲怒交加之下決定要斬殺對方復仇。 與香奈乎聯手擊倒童磨後,與善逸、村田會合。 在與無慘的決戰中利用愈史郎的血鬼術符咒隱身靠近,卻被無慘的攻擊掃中,背部重傷倒地,後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成功清醒,並開始與清醒的眾人對決無慘。 無慘死亡後,試圖阻止化身新鬼王的炭治郎,但卻無法下手斬殺對方。 炭治郎恢復人類之身後,與炭治郎兄妹、善逸一起前往炭治郎的家鄉定居。 故事尾聲透露其後代嘴平青葉成為植物學家,並研究剛發現不久的青色彼岸花,但因個人疏失導致青色彼岸花全數枯萎。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977票獲得第5名。 留著掛有蝴蝶髮飾的半邊斜馬尾,總是笑容滿面卻沉默不愛說話的少女劍士。 頭上的粉色蝴蝶髮飾為香奈惠的遺物。 花之呼吸使用者,敏銳的「 視覺」造就其優秀的觀察力,可以僅憑微小的舉動準確預測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肺活量極大,可以將訓練常用的巨大葫蘆吹爆。 日輪刀為櫻紅色刀身、白色刀柄、紅色目釘,刀鍔刻有紅色丸型櫻花煙圖案。 幼時家中貧窮,遭到父母極為殘忍地虐待,因為害怕和家中的哥哥們一樣第二天成為冰冷的屍體而不敢哭泣,也練出了優秀的視覺能力,讓自己免於被父母打中要害。 在被父母賣掉後由胡蝶姐妹從人販手中帶走,但兩人很快就發現她不但有溝通方面的障礙,思考也十分機械式,於是被香奈惠教導用擲硬幣的方式來幫助她做決定。 在炭治郎等人即將離開蝶屋敷的時候以擲硬幣的方式決定是否讓香奈乎跟隨她自己的心聲,並擲出了代表「是」的正面,幫助香奈乎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由於本名不詳,姐妹倆將這個孩子取名為「香奈乎」,並讓其自由選擇想要的姓氏,香奈乎並從多個候補中挑選了「栗花落」,從此以後她的全名便是「栗花落香奈乎」。 因為自己沒辦法像蝶屋的女孩們那樣做家事和替病患治療,決定將斬鬼作為自己的志向,雖然胡蝶姐妹不想讓她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但隨著香奈惠和忍的繼子們接連死去,加上同情蝶屋的女孩們失去至親的遭遇,讓她無法原諒鬼的心情越來越強烈,於是暗中把從香奈惠那裡觀察到的花之呼吸劍術學起來,並瞞著忍去參加最終選拔,成為五位合格者之一。 被派往那田蜘蛛山以後援身分與隱部隊上山搜尋失蹤的隊員,奉命捉拿炭治郎和禰豆子,並將打算讓禰豆子逃走的炭治郎一腳踹到昏迷。 炭治郎初次在蝶屋敷休養時,在與其他醫護人員的交流中,得知香奈乎透過吹葫蘆學會可以全天候持續全集中呼吸的「全集中・常中」。 在炭治郎等人順利完成機能恢復訓練後,炭治郎前來道別並以擲硬幣為賭注,希望香奈乎能夠遵循自己的意志行動,而香奈乎先是對他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訝異,隨後有了如釋重負的感覺,自此對炭治郎有了好感。 因為炭治郎的影響開始有所改變,於宇髄前來蝶屋敷要帶走葵前往吉原遊廓進行調查時,首次不依靠擲硬幣的方式自主地想阻止宇髄。 在吉原之戰結束後兩個月,炭治郎恢復意識時已能主動說話。 與柱及其他隊員一同受困無限城時,親眼目睹恩師胡蝶忍被上弦之貳.童磨殺害並吸收至體內,後和伊之助與童磨交戰,在童磨的身體因忍的藤花毒而開始腐爛時,與伊之助乘勝追擊,使用自創的 花之呼吸 終之型 彼岸朱眼 ( 彼岸朱眼/ ひがんしゅがん )看穿童磨衰弱後所放出的血鬼術,砍下童磨的脖子,卻因為後遺症導致右眼失明。 之後與伊之助共同行動,並與善逸、村田會合。 在與無慘的決戰中利用愈史郎的血鬼術符咒隱身靠近,卻被無慘的攻擊掃中,符咒破裂,額頭割傷。 正當無慘欲結束其性命時,被及時甦醒的炭治郎救下,並託付給隱看照。 在炭治郎變鬼看到眼前的慘狀回憶起和忍姐的對話,當初為了防止禰豆子的變人藥的量不夠,獨一製作了三份,最後一份原本要扔掉的,被香奈乎保留了,此時香奈乎還留了一隻眼睛,她知道此時她該做什麼,在被炭治郎的攻擊刺中的情況下,香奈乎將變人藥打入了炭治郎體內。 而三個月過後和炭治郎在蝶屋相遇,透露自己左眼並不是完全看不見,而風柱實彌也把陣亡的蛇柱小芭內的蛇「鏑丸」交給她。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712票獲得第8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二年堇班,隸屬於花道部。 是胡蝶家的養女。 學園三大美女之一。 留著深色雞冠頭,左臉有一道延伸至鼻頭的傷疤,是過去被鬼化的母親攻擊所留下的。 和實彌一樣性格粗暴,後來與炭治郎共同戰鬥過後態度有所改善。 武器為一把日輪刀,還配有一把火繩槍。 體能方面差勁,無法使用呼吸,但其強大的咬合力和特殊的消化器官,讓他擁有將鬼吃掉後讓自身體質短暫變成鬼的特異「 味覺」,被黑死牟稱作 仿鬼的 食鬼,吃的鬼越強再生能力與力量就提升得越多,是為更接近柱而使用的苦肉計,在鬼殺隊中為難得一見的奇才,缺點是會被禰豆子的血鬼術給波及。 因為無法使用呼吸法而未被悲鳴嶼收為繼子,但仍受到對方的教導與訓練。 原生在一個九口大家庭,在某個夜晚,弟妹接連遭遇鬼化的母親襲擊,後誤解實彌殺害母親導致實彌出走甚至加入鬼殺隊,事後為此後悔,為了向實彌道歉而進入鬼殺隊,實彌得知後相當生氣,因此在兩人見面時都故意擺出冷漠的態度,甚至以粗暴的方式意圖將他趕出鬼殺隊,表面看似不通人情,實際上都是為了保護這個唯一倖存的弟弟,讓他過普通人的生活到終老都不受鬼的侵害。 最終選拔通過後,因為不滿主考官不馬上給予他日輪刀而對其動粗,被炭治郎阻止。 之後炭治郎在蝶屋敷療傷時兩人再次碰面,已經長得相當高大壯碩。 在煉刀師之村篇再次登場,似乎不願意與炭治郎交流,炭治郎以為他是因肚子餓而生氣。 在上弦之肆.半天狗與上弦之伍.玉壺襲擊村子時,以火繩槍將半天狗的分身積怒和可樂爆頭,卻使半天狗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絕。 起初對於炭治郎擊敗上弦之陸一事相當不服,以鬼化姿態威嚇炭治郎不准搶他的風頭,炭治郎非但沒有生氣,更直接將砍殺半天狗的任務交給他。 在將刀刃砍向半天狗的真身時,發現對方的脖子太硬導致日輪刀無法切下,眼看要被積怒從背後刺穿時,炭治郎出現砍斷積怒的脖子,並鼓勵他繼續追擊,不要放棄這得來不易的機會,讓他相當羞愧,並放下自尊與炭治郎等人一同對付半天狗。 一行人戰勝後,看見炭治郎與禰豆子兩人的兄妹情誼時,對炭治郎有所改觀,進而與之成為勁敵與摯友。 與柱及其他隊員一同受困無限城時,和時透、悲鳴嶼、實彌與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戰,其雙手和身軀被斬斷,透過時透的幫助成功接回。 因為食用了黑死牟的頭髮以及斷刀的原故,外貌變得與鬼極其相近、持有的手槍也浮現與其刀刃上的眼珠相同的圖案,更覺醒了能夠控制樹木的血鬼術。 因黑死牟的第二形態使身體被砍成兩半,最後因黑死牟已死使其再生能力消失,而在實彌懷中消散而逝。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一年酸橙班,隸屬於射擊部。 鬼殺隊 [ ] 產屋敷家 [ ] 產屋敷耀哉 ( 産屋敷 耀哉/ うぶやしき かがや Ubuyashiki Kagaya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產屋敷家」第97代當主,柱所侍奉的「主公」,23歲。 擁有一頭黑色中長髮,臉部以上有著嚴重傷害,雙眼失明,未發病前的容貌與鬼舞辻無慘的相似度形同雙胞胎兄弟。 繼承祖先特殊的聲音、優秀的感知及看穿未來能力,也因此讓一族累積可觀的財富,多次避開重重危機。 重視手下,在無法行走之前仍每天替在戰鬥中犧牲性命的隊員掃墓,鬼殺隊將他視為自己的親生父親般敬重,即使是性格粗暴的不死川實彌也一樣。 由於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因此對孩子們相當嚴厲,只為了能讓他們儘快獨當一面。 似乎與珠世小姐相識。 其家族與鬼舞辻無慘有血緣關係,在千年前鬼舞辻成為鬼後彷彿受到詛咒,生下的孩子(特別是男性)全都體弱多病,沒有多久就夭折。 為不讓血脈斷絕,產屋敷一族聽從神主的建議,代代都與神官一族的女孩結為連理,雖然以這樣的方式延續後代的性命,但仍然沒有人能成功活到30歲。 隨著劇情進展,病況更加嚴重,在炭治郎等人打倒妓夫太郎、墮姬時就因為太過興奮而激動到吐血,說出「到我們這代必定可以打倒你」、「鬼舞辻無慘是一族的汙點」等話語。 深知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自願當誘餌讓鬼舞辻找到他的宅邸,與妻子天音和兩個女兒一同引爆炸彈自盡身亡,被鬼舞辻形容「他對我的憎恨有如一條蝮蛇」。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50票獲得第31名。 產屋敷輝利哉 ( 産屋敷 輝利哉/ うぶやしき きりや Ubuyashiki Kiriya ) 配音:(日本);(台灣) 產屋敷家長男,耀哉之子及其繼任者,以8歲之齡成為「產屋敷家」第98代當主。 與母親和姊妹們容貌相似,遺傳自父親黑髮,初登場時左側帶有紫藤花的髮飾。 產屋敷家族的男孩子通常體弱多病,在13歲前都會當成女生來養育,因此初登場也是穿著女童和服。 曾在炭治郎等人參加最終選拔時擔任主考官。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在城中散布附有愈史郎血鬼術符咒的信鴉,利用鴉之眼繪製城內地圖,指引鬼殺隊士作戰和前往無慘藏身之所。 在無慘復活後,因為隊士慘遭虐殺,因而自責慌張,在被彼方打了一巴掌後,重新振作發出下一條作戰命令,並向彼方和杭奈道謝。 在無慘被消滅後,舉行最後一次「柱合會議」並解散鬼殺隊,並且向富岡與實彌鞠躬感謝他們長期以來的付出。 故事尾聲,由於無慘被消滅,家族短命的詛咒被解除,輝利哉健康地活到現代成為全日本最長壽的人。 產屋敷天音 ( 産屋敷 あまね/ うぶやしき あまね Ubuyashiki Amane ) 產屋敷耀哉之妻,27歲。 神官的女兒,17歲時嫁給年僅13歲的產屋敷。 擁有一頭白髮,容姿端麗的美人,被時透形容「美到如同白樺樹的妖精」。 在產屋敷病重之際擔任柱合會議的代理主持人。 在鬼舞辻找到產屋敷邸後,隨同耀哉和兩位女兒一同引爆炸藥身亡。 產屋敷雛衣 ( 産屋敷 ひなき/ うぶやしき ひなき Ubuyashiki Hinaki ) 配音:(日本);(台灣) 產屋敷家雙胞胎長女之一,輝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 遺傳自母親的白髮及容貌,右側帶有串髮飾品。 柱合會議負責人之一,協助當主的行動。 在鬼舞辻找到產屋敷邸後,因為不想離開父母親而隨同父母親一同引爆炸藥身亡。 產屋敷日香 ( 産屋敷 にちか/ うぶやしき にちか Ubuyashiki Nichika ) 配音:(日本);(台灣) 產屋敷家雙胞胎長女之一,輝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 遺傳自母親的白髮及容貌,左側帶有串髮飾品。 柱合會議負責人之一,協助當主的行動。 在鬼舞辻找到產屋敷邸後,因為不想離開父母親而隨同父母親一同引爆炸藥身亡。 產屋敷杭奈 ( 産屋敷 くいな/ うぶやしき くいな Ubuyashiki Kuina ) 產屋敷家雙胞胎么女之一,輝利哉、雛衣、日香的妹妹。 遺傳自母親的白髮及容貌,左側帶有紫藤花的髮飾。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陪同輝利哉指引鬼殺隊士作戰 ,期間因想到過世的父母和姐姐而忍不住落淚。 產屋敷彼方 ( 産屋敷 かなた/ うぶやしき かなた Ubuyashiki Kanata ) 配音:(日本);(台灣) 產屋敷家雙胞胎么女之一,輝利哉、雛衣、日香的妹妹。 遺傳自母親的白髮及容貌,右側帶有紫藤花的髮飾。 在炭治郎等人在參加最終選拔時擔任主考官,最終選拔結束後,玄彌因為不滿主考官不馬上給予他日輪刀,對其動粗而受傷 ,後來玄彌對自己的行為道歉。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陪同輝利哉指引鬼殺隊士作戰。 在輝利哉自責慌張時打了他一巴掌,讓輝利哉重新振作起來。 柱 [ ] 故事初期的鬼殺隊九位「柱」劍士 鬼殺隊中作為實力最強者的稱號,是組織的「柱石」,最高等級的劍士,也是隊中存活率最高的,柱之下階級的隊員多半存活率低。 這代共有「水」、「蟲」、「炎」、「音」、「岩」、「戀」、「霞」、「蛇」、「風」的九位流派劍士。 雖然是實質上的鬼殺隊最高戰力,但平均實力與上弦相比仍是力有未逮,過去百年更有許多柱級劍士被「上弦」殺害。 不過,此世代的柱陸續出現斑紋,並且百年來終於首度擊敗上弦,雖然仍有部分柱級劍士因此陣亡,但也象徵此世代擊敗無慘將成為可能,也因為與上弦的實力差距逐漸縮小之故,已然不存在相剋一說。 沉著冷靜不苟言笑的黑髮青年,日輪刀刀根刻著「惡鬼滅殺」的字樣。 鬼殺隊制服外套著左右兩邊花色不同的羽織,羽織左半邊和他已故好友錆兔的衣服是相同花色,右邊則與已故姊姊蔦子衣服花色一樣,被伊之助稱作「半半羽織」。 與樂觀的杏壽郎相比較為孤傲,不太合群也總是在會議上缺席,曾多次表示自己和大家不同,胡蝶點出他這樣的性格被其它柱所討厭,甚至在外傳中,連原本溫馴的狗都不願意靠近他,雖然他本人極力否認。 平常面無表情,但只要吃到自己最喜歡的鮭魚蘿蔔就會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還曾經嚇到坐在一旁的胡蝶忍。 無慘被消滅後,自己剪了頭髮。 是故事中首位登場的柱,在炭治郎被異變化的禰豆子襲擊時出現,即將斬殺禰豆子時被炭治郎阻止,看似冷漠無情,但對炭治郎放棄思考只顧求情的舉動做出嚴厲的斥責,並要他做出若妹妹變成食人惡鬼時就要親手斬殺妹妹再自殺的負責舉動,後放過禰豆子也遺憾地表示若自己能提早半日抵達,也許就能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後指引他們到狹霧山去找培育者鱗瀧左近次。 主公派遣其與胡蝶忍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支援,輕易斬殺蜘蛛鬼「爸爸」和下弦之伍.累。 在認出炭治郎後主動保護兄妹, 替炭治郎爭取逃跑時間, 並不斷阻撓想殺死禰豆子的胡蝶忍,因而被認為違反隊規。 在柱合會議上時面對爭論該如何處置三人的眾柱,站在支持兄妹的一方, 也在鱗瀧寫的介紹信中作出承諾:「如果禰豆子出現吃人的舉動,鱗瀧左近次、竈門炭治郎以及富岡義勇都會切腹以示負責」。 從柱合會議中得知覺醒斑紋的條件,卻表示自己不願參與實驗,後來拗不過死纏的炭治郎才說出自己其實沒有通過最終試煉,不配當獵鬼人也不配當「柱」的真相。 自幼父母就因病雙亡,由姐姐蔦子撫養長大,兩人靠著父母的遺產勉強過活,蔦子在大喜之日前夕遭鬼殺害時,義勇被蔦子藏了起來逃過一劫,但也因此成為孤兒,更因親戚之間的閒言閒語而得到創傷症候群。 親戚們商議將其送往遠處就醫,但他半途逃跑,受困山上被一個當地的獵人所救,獵人將他轉交給認識的好友鱗瀧左近次,從此被鱗瀧收為弟子。 與同為鱗瀧弟子的錆兔因為年紀相近又有著同樣經歷而成為摯友,13歲時兩人一起參加鬼殺隊的最終選拔,卻在一開始就被鬼重傷,錆兔將他救下後交給別的考生,自己則獨自跑去幫助其他遭遇危險的考生。 義勇想阻止錆兔,但因失血過多而失去意識。 回過神來,最終選拔早已結束,錆兔也在選拔中喪命,從此深感痛苦愧疚,認為自己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到卻爬到現在的位置,自己的這些成就都是錆兔贏來的,因此認為自己並不適任,極力希望炭治郎成為下一任水柱,最後由炭治郎的一句話而想起了與錆兔的回憶以及說過的話,加入實驗與訓練之中。 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與炭治郎和上弦之叄.猗窩座交戰,戰鬥中身上出現了水波形狀的斑紋。 在猗窩座自盡身亡後,與炭治郎因重傷及疲憊而昏過去。 醒來後和炭治郎一起去尋找無慘。 兩人與無慘的戰鬥中,由於無限城開始崩壞,脫離無限城後繼續與無慘戰鬥,卻被無慘的攻擊打中。 後來在不死川的幫助下成功覺醒了「赫刀」,卻被無慘的廣範圍攻擊掃中,右手臂斷裂。 後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成功清醒,並開始與清醒的眾人對決無慘。 當無慘灰飛煙滅之後,並向隱詢問炭治郎的狀況時,正好聽到隱宣布偵測不到炭治郎的脈搏和呼吸。 跪在失去呼吸與脈搏的炭治郎面前自責哭泣。 事後義勇經過休養順利康復,偕同實彌參與最後的「柱合會議」,發言感謝產屋敷家長期的付出。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190票獲得第4名。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過度狩獵而狩獵》主角伴田流。 為本作外傳《鬼滅之刃 富岡義勇外傳》的主角。 在鬼滅學園擔任體育老師,有在情人節收到31個巧克力的紀錄。 胡蝶忍 こちょう しのぶ Kochou Shinobu 簡介 年齡 18歲 性別 女 身高 151cm 體重 37kg 出生 東京府北豐島郡瀧野川村(現)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母親 姐姐:香奈惠 義妹:香奈乎 資料 生日 2月24日 興趣 怪談 喜歡的食物 生薑製作的鹹菜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蟲之呼吸 喜歡的動物 胡蝶忍 ( 胡蝶 しのぶ/ こちょう しのぶ Kochou Shinob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蟲柱, 蟲之呼吸的使用者。 帶著蝴蝶髮飾、把頭髮盤成夜會卷的少女,鬼殺隊制服外披著蝶翅紋圖案的羽織,是其已故姐姐香奈惠的遺物。 鬼殺隊制服由「隱」的前田正夫所製作,初期制服的設計是和甘露寺蜜璃一樣露胸的暴露造型,但她在看過制服後就當著前田的面放火燒掉了。 是唯一無法砍下鬼的腦袋的柱,相對的卻是個厲害的製毒師,以藤花為原料製造出各種毒殺招式,除此之外還經營名為「蝶屋敷」的醫療設施,因為精通藥學,所以負責治療受重傷的隊員。 出身藥學世家,原本幸福的一家四口在鬼入侵後遭遇重大巨變,父母被鬼殺害,她與姐姐香奈惠在差點遭到毒手時,被岩柱.悲鳴嶼拯救。 後兩姊妹立下一同變強保護無辜人民的願望,她們從鬼殺隊的隱成員那裡打聽到悲鳴嶼的住處,為了報恩而找上悲鳴嶼,起初,不信任小孩子的悲鳴嶼為了趕走兩姊妹,對她們出了道難題一「推動巨大沉重的岩石」,儘管這對女孩子來說是個艱難的任務,兩姐妹還是用計把岩石稍微移動了一點,悲鳴嶼被她們的毅力所感動,於是找了優秀的培養師加以培育,讓她們順利通過了選拔進入鬼殺隊,其間兩姐妹收留差點被人販子賣掉的少女香奈乎作為繼子。 在此之前亦曾有多位繼子,但除香奈乎其他皆已在與鬼的戰鬥中喪命,14歲時姊姊香奈惠也被上弦之二 童磨殺害,但因為太陽快出來了使上弦之二不得不逃跑,因而留下了香奈惠的屍體。 悲痛欲絕的忍在辦完香奈惠的喪禮後,收起以往強硬嚴肅不苟言笑的性格,開始笑容滿面的待人,一言一行都在模仿自己的姐姐,悲鳴嶼為此對她的改變感到難過與惋惜。 為了替姐姐報仇,她將自己作為第一個人體實驗對象,持續不斷地攝取藤花毒,讓全身器官和血液充斥著37公斤,致死量700倍的毒素。 初登場於那田蜘蛛山篇。 主公派遣其與富岡義勇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支援,先是替被「哥哥」下毒而即將變成蜘蛛的善逸解毒後,毒殺了蜘蛛鬼「姊姊」。 打算斬殺禰豆子時,被富岡阻止。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立場偏於中立。 裁決結束後將受傷的炭治郎等人帶往蝶屋敷治療。 某個晚上獨自去見炭治郎與炭治郎談話時,被炭治郎聞到她身上那一股「憤怒的味道」,而她本人也不否認,並提到從姐姐被鬼殺死的那一刻起,她無時無刻皆憎恨著鬼,即使如此也繼承姐姐「希望人與鬼友好」的願望,但面對為保身而撒謊、最後露出本性襲擊人的鬼,內心深處積蓄著難以釋懷的厭惡感,這樣的日子久了讓她覺得相當疲憊。 知道炭治郎擁有與自己相似的過去,表示不會動搖救鬼的信念,並將這種想法寄託給炭治郎。 並沒有和其他的柱一同參與開啟斑紋的訓練,因為把目標鎖定在當年殺死香奈惠的上弦之貳.童磨身上,知道自己實力不足的情況下不能正面打敗對方,所以採用了非常偏激的作戰方式:不斷服食珠世配製的藥,使全身充滿毒素,若所有自製的毒都無效,就直接讓嗜食年輕女子的對方把自己連同大量的毒素吃下去。 最終戰時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如願遇上童磨並與之交戰,面對童磨壓倒性的戰力而慘敗,為了降低童磨的戰鬥能力而執行最終計畫,死前想起了炭治郎曾問過他的話,以及家人及蝶屋的孩子,並製造了機會留給香奈乎了結童磨。 死後碰見童磨,對童磨的示愛邀請其一同前往地獄表達嘲諷及拒絕後,與姐姐香奈惠一同離開,在天堂與父母重聚。 是最終決戰中第一個陣亡的柱級隊員。 在無限城大戰前曾與珠世及愈史郎設計於無慘。 研發了當「變回人類的藥」失效時,會再合成「每1分鐘老化50年」的毒藥。 以前者被分解為前提,混合後者後所產生的毒素。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813票獲得第6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三年蓬班,隸屬於藥學研究部與擊劍部。 煉獄杏壽郎 れんごく きょうじゅろう Rengoku Kyoujurou 簡介 年齡 20歲 性別 男 身高 177cm 體重 72kg 出生 東京府(現)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槇壽郎 母親:瑠火 弟弟:千壽郎 資料 生日 5月10日 興趣 能樂、歌舞伎、看相撲比賽 喜歡的食物 地瓜味噌湯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炎之呼吸 師傅 煉獄槇壽郎 煉獄杏壽郎 ( 煉獄 杏寿郎/ れんごく きょうじゅろう Rengoku Kyoujuro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炎柱, 炎之呼吸的使用者。 有著一頭黃紅色相間的長髮,鬼殺隊制服外披著火焰圖案的羽織。 性格樂天,熱情如火,不太聽人說話,卻擁有出色的領導力和判斷力,在隊中是有如大哥般存在。 其食量不輸甘露寺蜜璃,最喜歡鹽燒鯛魚便當和地瓜飯,吃地瓜的時候會開心地發出「哇嚇哇嚇」的讚嘆聲。 父親槇壽郎為前炎柱,另有一名幼弟千壽郎,母親在他幼年時因病過世,原本樂於教導孩子劍術的父親不堪喪妻之痛,從此變得委靡不振甚至開始酗酒。 於是他靠研讀家傳的炎之呼吸指南書自學努力成為柱,年紀輕輕就讀完三冊。 在正式升格為 炎柱後原本要回家向父親報告這個好消息,得到的卻是父親一句「無聊透頂,反正我們父子倆都成不了大事」作為回應,讓他心裡倍感受挫,但為了不讓弟弟千壽郎擔心而勉強裝出笑容,鼓勵千壽郎「不管未來要走的路有多艱難,都要成為一個出色的人,並且擁有如火焰般燃燒的熱情」。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起初反對主公接納禰豆子加入鬼殺隊。 後在無限列車的攻防戰中,為調查鬼而與炭治郎等人一同搭乘無限列車,途中遭遇來自魘夢的偷襲,立刻給炭治郎他們下達整頓列車的指示,己身負責保護五列車廂的乘客,期間看到禰豆子拼命保護列車上乘客的身影,對她有所改觀,並認可她為鬼殺隊的一員。 擁有能夠在五節車廂中瞬間移動的速度、以及用技能的威力來緩和翻滾衝擊的實力,在炭治郎被列車長的錐子刺中腹部血流不止時指導他用「全集中・常中」止血。 在眾人合力之下擊退魘夢,成功保住車上200名乘客的性命,但上弦之三.猗窩座卻隨之而來。 在拒絕猗窩座「變成鬼獲得永生繼續精進武藝」的提議後,與其展開激戰導致煉獄身負致命傷,左眼失明、肋骨全斷、內臟因震動損壞,身體還被猗窩座的右臂貫穿,但仍然力戰拚搏擊退猗窩座。 臨終前將想告訴父親和千壽郎的話傳達給炭治郎,在看到母親的魂魄出現在面前後含笑而逝。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肋骨先生》主角阿巴拉。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021票獲得第7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歷史老師,有在情人節收到28個巧克力的紀錄。 宇髄天元 うずい てんげん Uzui Tengen 簡介 年齡 23歲 性別 男 身高 198cm 體重 95kg 出生 不明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八個兄弟姐妹 妻子:雛鶴、槇於、須磨 資料 生日 10月31日 興趣 和老婆們泡溫泉、尋找秘密溫泉 喜歡的食物 河豚刺身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音之呼吸 喜歡的動物 宇髄天元 ( 宇髄 天元/ うずい てんげん Uzui Tengen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音柱, 音之呼吸的使用者。 原忍者,綽號「二刀流的宇髄天元」。 護額上有著許多鑽珠的男子,卸妝後意外的十分美型。 口頭禪是「華麗」,自稱「祭典之神」。 身型壯碩,身體具有一定的抗毒性,可以利用肌肉強行使心臟停止,暫緩毒素的蔓延。 養了很多隻身體健壯的 肌肉鼠 ( ムキムキネズミ ),經過特殊訓練而擁有極高智商,用於搬運物品等支援,一隻就能輕鬆舉起一把刀。 是原本被世人認為江戶時期後就已經不存在的忍者家族末裔,家中的其他八個兄弟姊妹在他15歲時就死了七個,只剩下自己與小兩歲的弟弟倖存,於是兩兄弟被擔憂家族未來的父親如同著魔般瘋狂訓練著,導致弟弟成為一個與父親一樣冰冷無情的人,害怕自己也會變成這樣的人的宇髄脫離家族自立門戶,並娶了同樣是忍者的三名女子雛鶴、槇於、須磨為妻(宇髄的家族自古就有一夫多妻制的傳統)。 期間遇到鬼殺隊現任當主產屋敷耀哉,對於認同他理念的產屋敷抱有感激之心而自願成為鬼殺隊一員。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反對主公接納禰豆子進入鬼殺隊。 派去潛伏在吉原打聽上弦消息的三位妻子突然與他斷了聯繫,在打算帶走蝶屋敷的神崎葵去吉原執行任務時被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阻止,於是改變主意轉讓三人變裝成遊女,混入吉原的三個著名青樓,自己則先隻身前往切見世找到因中毒而被送往此地的妻子之一雛鶴。 在給予雛鶴解毒藥後聽見地底下有著很清楚的打鬥聲響,隨即以音之呼吸的爆炸潛入地面,找到被墮姬擄走的另外兩名妻子槇於、須磨,以及正在與墮姬分身交戰的伊之助和善逸。 在禰豆子惡鬼化陷入失控狀態時提醒炭治郎老實給禰豆子唱一首搖籃曲,讓她恢復了理智。 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斬下墮姬的頭顱,但他發現墮姬的身體不但沒有崩潰消失,還從身體生出了另一個男鬼.妓夫太郎,戰況瞬間逆轉。 因為妓夫太郎的劇毒血鐮以及壓倒性實力而失去左手和左眼,最終在炭治郎等人的幫助下合力擊敗兩兄妹,並透過禰豆子的血鬼術淨化身體的毒素。 事後他向趕來支援的小芭內表示自己決定在此退役(原本夫妻四人的生涯規劃便是若能打敗一個上弦,無論剩下幾人都從前線退下 )。 雖然身受重傷並由三位老婆攙扶,卻仍然能站起來甚至自己走,讓「隱」們既害怕又佩服。 在半引退的狀態下再度出山,擔任起劍士們的基礎體力訓練指導。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與煉獄槇壽郎一同在門外保護產屋敷。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蠅庭的鋸型》主角齊藤鋸型。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4票獲得第37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美術老師,認為「藝術就是爆炸」。 前不良少年老大。 有在情人節收到57個巧克力的紀錄。 時透無一郎 ときとう むいちろう Tokitou Muichirou 簡介 年齡 14歲 性別 男 身高 160cm 體重 56kg 出生 東京府景信山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母親 哥哥:有一郎 資料 生日 8月8日 興趣 剪紙、摺紙 喜歡的食物 醬佃煮蘿蔔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霞之呼吸 時透無一郎 ( 時透 無一郎/ ときとう むいちろう Tokitou Muichiro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霞柱, 霞之呼吸的使用者。 是握刀兩個月就當上「柱」的天才。 留著黑色長髮面無表情的少年,為讓敵人無法預測他的下一步動作而故意穿著寬鬆的隊服。 總是在發呆,對於無關緊要的事情很快就會忘記,但十分尊敬對自己有恩的主公,對於擾亂主公的無禮之人會予以制裁。 家族以伐木維生,10歲時母親死於肺炎,父親也在颱風天時為了替妻子採草藥而跌落山崖摔死,與他相依為命的只有雙胞胎兄長有一郎,但有一郎脾氣暴躁、嘴巴又很惡毒,兄弟倆關係十分惡劣。 對於有一郎不斷阻止他成為鬼殺隊劍士相當不滿。 11歲那年親眼目睹闖入家中的惡鬼重傷有一郎,之後暴怒的無一郎用木樁狠狠的將鬼釘在野外,將其用陽光燒死。 當他回到家時,只見已經奄奄一息的有一郎用盡最後一口氣,道出自己的內心話,讓他頓時明白有一郎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關心與愧疚,後因嚴重負傷而失去記憶,主公鼓勵的話語讓他活下去,並要他不要錯過任何找回記憶的微不足道的線索。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對於主公接納禰豆子加入鬼殺隊一事沒意見也毫無興趣。 在煉刀師之村登場時性格傲慢目中無人,為搶奪能啟動機關人偶 緣壹零式的鑰匙,對該人偶的持有者小鐵和前來制止他的炭治郎動粗。 在聽到炭治郎那句「助人為樂,自己也會得到回報」時有了點表情。 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壺襲擊煉刀師之村時,被半天狗的分身可樂吹飛,因為時透決定將煉刀技術最為高超的村長當作首要保護對象,原本打算對被玉壺的魚分身攻擊的小鐵和鐵穴森視而不見,但因為想起炭治郎的話而折回來保護兩人,然而被玉壺困在由血鬼術所製的水牢中。 絕望之時看見不計前嫌拼命想要將他救出水牢的小鐵被玉壺的魚分身刺中心窩,讓他想起死去的兄長有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記憶同時,臉上出現了雲波狀的斑紋,擊敗玉壺。 原本被認為已死的小鐵也因為衣服裡放了杏壽郎日輪刀的刀鍔,僅受到輕傷,讓先前從烏鴉那裡得知煉獄杏壽郎的死訊後沒有任何表情和情緒波動的他,想起了杏壽郎生前與自己的互動,以及父母與哥哥的魂魄出現並讚揚他的努力而激動落淚。 在半天狗真身打算吃掉附近居民補充體力時,將鋼鐵塚還未磨製好的刀扔給炭治郎,讓他順利斬下半天狗的脖子。 後在柱合會議上解釋滿足開紋的條件,聽從岩柱.悲鳴嶼的建議,擔任起劍士們的高速移動訓練指導。 最終戰時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遭遇上弦之壹.黑死牟,在戰鬥一開始就被對方的攻擊斬斷左手並釘在柱子上,並得知黑死牟為自己的祖先繼國巖勝。 在自行脫困後接受玄彌的請求,偷偷取到黑死牟掉落的頭髮和刀片讓其吃下進行半鬼化,為了讓玄彌的子彈成功擊中黑死牟,他犧牲了一隻腳進入攻擊的射程範圍內將日輪刀插入黑死牟的體內,而身體也被對方攔腰斬斷死去,但在最後一刻日輪刀變化為赫刀燒爛了黑死牟的內臟,黑死牟被擊敗後,悲鳴嶼輕輕闔上他未瞑目的雙眼。 其魂魄與有一郎重逢,起初有一郎對於弟弟年紀輕輕就死去有些不諒解,問他為何做到這個地步,逃走或許還有機會活命,但無一郎認為,和炭治郎這些夥伴們的相遇改變了曾經一無所有的自己,讓他找到了真正被生下來的意義,所以此生已經沒有任何後悔與遺憾,有一郎聽完無一郎的話後釋懷了,但仍難掩悲痛的抱住他說:「對不起我明白了,但是我就是不想要無一郎死掉啊,唯獨無一郎…」,相擁的兩兄弟就這麼消失在飄散著銀杏葉的彼世中。 他亦是無限城最終決戰中第二個陣亡的柱級隊員。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55票獲得第29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初中二年裡芋組,與哥哥有一郎同屬將棋部。 甘露寺蜜璃 かんろじ みつり Kanroji Mitsuri 簡介 年齡 19歲 性別 女 身高 167cm 體重 56kg 出生 東京府麻布區飯倉(現)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母親、四個兄弟姊妹 資料 生日 6月1日 興趣 料理、尪仔標 喜歡的食物 櫻餅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戀之呼吸 師傅 煉獄杏壽郎 喜歡的動物 、(小時候家裡養過) 甘露寺蜜璃 ( 甘露寺 蜜璃/ かんろじ みつり Kanroji Mitsuri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戀柱, 戀之呼吸的使用者。 外貌為留著櫻色長髮,髮尾轉成綠色(因為吃太多櫻餅才變色的),紮成三束辮子的少女。 兩邊眼角都有一顆淚痣,總是臉紅不止。 鬼殺隊制服是幾乎要露出乳房的暴露造型,由「隱」的前田正夫所製作,制服外披著白色的羽織。 生於家中為五姐弟的家庭,一出生體質就異於常人,其肌肉密度是一般人類的八倍,只要使出全力,原本纖細的手臂肌肉就會隆起。 1歲兩個月大的時候就能輕易舉起4貫重(相當於15公斤)的醃醬菜石,她同時是個大胃王,食量足以勝過三個相撲選手。 因為髮色怪異和食量太大等原因,17歲相親時被對方狠狠拒絕,讓她大受打擊。 後來刻意把自己的頭髮染黑、也拼命忍住食慾差點害自己餓昏、編纂了許多謊言後才找到想娶她的男性,自己卻先質疑了這樣的作為,無法理解為何自己必須演戲才能被世界接納。 拋棄了那些謊言之後,甘露寺為了找到一個會守護真正的她的好老公而加入鬼殺隊,同時也得到了主公和隊上許多人的認可。 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面對即將被處置炭治郎似乎有點於心不忍,並提出是否該處置等主公到來再做決定的意見,但被不死川的出現給打斷。 無限列車篇從烏鴉那裡得知煉獄杏壽郎的死訊後相當震驚。 在煉刀師之村與炭治郎再度見面,並提醒他村裡有可以增加實力的秘密武器。 後來在得知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壺襲擊煉刀師之村時,被上級召回來支援炭治郎等人。 為讓炭治郎順利擊敗半天狗,與其分身憎珀天交手,戰鬥中身上出現心型斑紋。 在柱合會議上解釋要如何呈現時,做出和炭治郎大同小異的抽象性解說,後聽從岩柱.悲鳴嶼的建議,擔任起劍士們的地獄柔軟訓練指導。 和伊黑小芭內同樣被鳴女絆住了手腳,後在愈史郎的幫助下,前往鬼舞辻無慘的戰場,鳴女被殺後,無限城崩塌,再次與無慘交戰,卻被無慘的攻擊打中胸口,甚至連左耳下方的臉部肌肉也被扯下,後被伊黑託付給隱的成員。 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成功清醒,並開始與清醒的眾人對決無慘,於無慘灰飛湮滅之後因傷勢過重,在與伊黑互訴情意下迎接死亡到來。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80票獲得第12名。 鬼滅學園校友,藝術大學學生。 伊黑小芭內 いぐろ おばない Iguro Obanai 簡介 年齡 21歲 性別 男 身高 162cm 體重 53kg 出生 東京府八丈富士 職業 鬼殺隊 資料 生日 9月15日 興趣 川柳、俳句、看他人捏糖人 喜歡的食物 海帶絲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蛇之呼吸 喜歡的動物 伊黑小芭內 ( 伊黒 小芭内/ いぐろ おばない Iguro Obanai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蛇柱, 蛇之呼吸的使用者。 用繃帶綁住嘴、擁有異色眼的中長髮男子,而且右眼的視力遜色於左眼。 鬼殺隊制服外披著條紋圖案的羽織,日輪刀外型為紫黑色的。 寵物是一條名為 鏑丸的白色雄蛇,平常飼養在身邊。 和食量大的甘露寺蜜璃不同,他可以三天不吃不喝都沒問題。 在其出生的地方,族人靠搶奪別人的錢財和宅邸為生,罪孽深重且虛偽。 而這個家族生下來的幾乎都是女子,身為族裡唯一的男孩子,小芭內一出生就被關進牢籠,雖然母親姐妹和舅母每天都會來牢籠探望並會替他送上大餐,但說話的聲音甜得發膩,親切到讓人感到惡寒,加上密閉的牢籠讓即使豐盛美味的食物散發一股作嘔的油膩味。 在12歲那年,他首次被從牢籠中帶出來,押到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在那裡被族人當成神明侍奉的,是一個下半身像蛇一樣的女鬼,小芭內當下立刻明白,這就是每天晚上入睡時都會聽到的那讓他毛骨悚然的聲音來源,族人百年來靠著蛇鬼殺人奪取財物這骯髒事致富。 由於蛇鬼非常喜歡吃嬰兒,作為交換,族人會獻上自己生下的嬰兒作為活祭品,在小芭內出生時因為特殊的異色眼加上370年才會生出他這個男孩。 讓蛇鬼相當中意,決定等他成長到12歲時再吃,但在此時蛇鬼仍以「太小了還不夠吃」為由暫時不吃掉他。 與此同時蛇鬼為了讓小芭內的嘴變得像自己一樣,而命令族人在把小芭內關回牢籠前強行將他的嘴用利刃割出兩道傷痕,並用血盛裝在酒碗中給蛇鬼飲用。 在極度痛苦的生活中他遇到了一條迷路的小白蛇「鏑丸」,這條白蛇成為了小芭內唯一信賴的生物。 後他以偷來的梳子鋸開牢籠的一部分努力逃了出來,蛇鬼得知後憤而吃掉了族裡50個人,隨後開始追殺小芭內,就在差點被蛇鬼吃掉時,即時趕到的前任炎柱槙壽郎砍殺了蛇鬼並將他送到表姐身邊,但表姐卻憤怒的認為「因為你逃了所以大家都得死,你要是乖乖被吃掉不就好了」,這句話傷透了小芭內的心。 至此之後,小芭內加入鬼殺隊,將這份怨恨發泄在鬼的身上。 臉上的繃帶就是為了遮掩被撕裂的嘴角。 暗戀著甘露寺,甚至送她一雙綠色條紋長襪當禮物。 在得知炭治郎和甘露寺在煉刀師之村擊敗上弦之鬼後感情變得很好時,私自把炭治郎視為情敵。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反對主公接納禰豆子加入鬼殺隊。 在炭治郎意圖阻止不死川對禰豆子動手時,以手肘將他輕易壓制在地,但隨後被富岡鉗住手。 在確定禰豆子不會吃人之後,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從主公的命令。 吉原篇後奉命前來支援,對宇髄天元一陣冷嘲熱諷,認為不過是最弱的上弦之陸也可以打得如此狼狽,但同時也表示現在柱的人力不足,要對方繼續努力下去別退役。 煉刀師之村篇後擔任起劍士們的矯正刀法訓練指導。 與甘露寺被鳴女絆住手腳,因為兩個柱被一個上弦拖延而感到不甘,隨後愈史郎設計遮蔽鳴女的視線後,與甘露寺趕往戰場,並救了受傷的炭治郎。 隨即與無慘交戰,但卻無法對無慘造成致命傷。 因爲鳴女被殺,無限城崩壞,再次與無慘交戰,在砍無慘的過程中發現無慘擁有瞬間恢復傷口的能力,之後被無慘打傷,後來岩柱和風柱趕到戰場,與無慘的戰鬥一觸即發。 後來甘露寺被無慘打傷臉和左肩,小芭內把受傷的甘露寺交給身後的隊員並叫他們去找愈史郎,然後回頭奔向無慘,此時臉上的繃帶已掉落。 因為自已的身體比較小最先被毒素蔓延全身,但後來被珠世的貓所發射的注射劑所救。 之後回想起鎹鴉射報告得知無一郎意外覺醒了「赫刀」,推測只有面對生命危險才能爆發力量,隨即覺醒了斑紋和「赫刀」,由於太過專注於開啟赫刀,反而造成了缺氧險些昏迷,後在伊之助等人趕到後重整自身狀態。 在和無慘對戰的時候,只是盯了無慘幾秒,便和悲鳴嶼一樣,通過「通透世界」,看到了無慘的內部,隨即被無慘的廣範圍攻擊掃中,撞進牆內。 後來在炭治郎對陣無慘時出手相助,雙眼被無慘的攻擊掃中而失明,也透露出平常是依靠鏑丸感知外界。 於無慘灰飛湮滅之後因傷勢過重,在與甘露寺互訴情意下迎接死亡到來。 小芭內過世後,其飼養的鏑丸被交給香奈乎代為照顧。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主角之一的文殊史郎聖正(哥哥)。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90票獲得第26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化學老師。 為了避開女性而隨時帶著口罩和一條蛇,但是經常去小葵家的定食屋喝茶,也常打電話確認綁著麻花辮的女孩是否在場。 不死川實彌 しなずがわ さねみ Shinazugawa Sanemi 簡介 年齡 21歲 性別 男 身高 179cm 體重 75kg 出生 東京府京橋區(現) 職業 鬼殺隊 親屬 父親、母親 弟弟:玄彌、弘、琴、就也 妹妹:貞子、壽美 資料 生日 11月29日 興趣 養獨角仙 喜歡的食物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風之呼吸 同門師兄 夈野匡近 喜歡的動物 不死川實彌 ( 不死川 実弥/ しなずがわ さねみ Shinazugawa Sanemi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風柱, 風之呼吸的使用者。 留著銀白色刺蝟頭,鬼殺隊制服外披著背後寫有「殺」字樣的白色羽織。 為了秀自己的肌肉而喜歡把胸前的衣服敞開。 身上有著許多傷痕,臉上的傷疤是和鬼化的母親搏鬥後留下的。 性格粗暴,極度不認同人鬼共存。 為保護在被鬼襲擊後唯一生還的弟弟玄彌不再受到鬼的傷害,故意對其冷漠,想讓他離開鬼殺隊,過上正常的生活。 生於一個九口大家庭,父親是個不務正業的流氓,時常對家中妻小暴力相向,因得罪人而遇刺身亡。 原本是個善良可靠的大哥,在父親死後向大弟玄彌立誓要保護好這個家。 然而在某夜,弟妹接連遭到鬼化的母親襲擊,他在趕回家後要玄彌帶著弟妹逃走,自己則與母親在外頭僵持。 在親手殺死母親後被玄彌誤解,從此性格大變。 隱居深山時以自殺式攻擊狩獵惡鬼,其間遇到鬼殺隊隊員粂野匡近,並透過粂野介紹接受培育者的特訓進入鬼殺隊,但粂野在討伐前下弦之壹的任務中陣亡,自己則因為消滅下弦之壹有功而成為風柱。 摯友的死讓他將一切過錯怪罪在鬼殺隊當主產屋敷耀哉身上,但當他得知產屋敷一族痛苦又悲慘的命運,以及從產屋敷手上拿到粂野上陣前所寫下的訣別書時,因愧疚而落下眼淚,對主公的態度也從厭惡轉變成尊敬。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為了向主公證明禰豆子會傷害人而割傷自己的手,意圖用人血誘發禰豆子的嗜血性。 在確定禰豆子不會吃人之後,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從主公的命令。 煉刀師之村篇後擔任起劍士們的無限猛攻訓練指導。 最終戰時親眼目睹產屋敷自殺身亡,對自己沒能保護主公懊悔不已,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和玄彌、時透、悲鳴嶼與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戰,於戰鬥中揭露自身擁有稀血體質,血液的氣味能夠使鬼酩酊大醉,就連黑死牟也感受到脈搏加速,在悲鳴嶼牽制黑死牟的期間成功覺醒斑紋並與悲鳴嶼共同戰鬥,然而非但無法對黑死牟產生很大的傷害,更被黑死牟變化後的刀切斷手指。 他悲憤力搏黑死牟,讓其日輪刀與悲鳴嶼的鐵球碰撞開啟赫刀成功斬下黑死牟的頸脖,擊敗黑死牟後,弟弟玄彌因為致命傷加上鬼化太深導致最終身體崩毀,在實彌的懷中化為灰燼死去,再度創傷了他的心。 在與無慘的決戰中幫助義勇開啟「赫刀」,卻被無慘的廣範圍攻擊掃中,撞進牆內。 後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成功清醒,並開始與清醒的眾人對決無慘,於無慘灰飛湮滅之後本因傷勢過重,昏迷之際見到死去的母親,並表示將帶她去和弟妹們團圓,卻被死去的父親攔阻而恢復意識。 無慘被消滅及鬼殺隊解散後,向禰豆子道歉,禰豆子說到自己喜歡睡覺後,想起了玄彌也說過同樣的話,微笑著撫摸禰豆子的頭。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07票獲得第15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數學老師。 悲鳴嶼行冥 ひめじま ぎょうめい Himejima Gyoumei 簡介 年齡 27歲 性別 男 身高 220cm 體重 130kg 出生 東京府靑梅日之出山(現日之出山) 職業 鬼殺隊 資料 生日 8月23日 興趣 吹奏 喜歡的食物 米飯 鬼殺隊階級 柱 使用呼吸法 岩之呼吸 徒弟 不死川玄彌 喜歡的動物 悲鳴嶼行冥 ( 悲鳴嶼 行冥/ ひめじま ぎょうめい Himejima Gyoumei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 岩柱, 岩之呼吸的使用者,同時也是實力當中最強的柱。 是個打扮如僧侶風格的巨漢,僅僅是甩動手上的佛珠就能夠震撼周圍的人。 他同時也是鬼殺隊中實力最強的頂尖者。 額頭上有一條極長的傷痕,雙眼全盲,鬼殺隊制服外披著寫有「南無阿彌陀佛」字樣的棕色羽織。 年輕時曾是寺廟的僧侶,收留一些孤苦無依的孩子並將他們當作自己的家人,然而其中一個名叫獪岳的孩子不但違反不能夜歸的規矩,甚至為保命而將鬼引進寺廟中。 悲鳴嶼希望眾人不要驚慌好好的去躲起來,然而孩子們看他瘦弱的身驅加上雙眼全盲,覺得這種大人沒有用處而將之拋下逃走。 除四歲的女孩沙代,其他自顧自逃跑的孩子都被鬼殺害。 他為了救沙代與鬼死命相鬥直到天亮,最後換來的卻不是沙代的感謝,而是她對趕來的大人們說「那個人是殺人兇手」,讓他背上冤罪險些被處刑,也因此對孩子與人心失去信任。 18歲時得到產屋敷相救而加入鬼殺隊,深得產屋敷信任。 在一次任務裡從惡鬼手中救下一對年幼的小姐妹・胡蝶香奈惠和胡蝶忍,使得胡蝶姐妹為了報恩而找上門來,並且表示為了成為鬼殺隊希望悲鳴嶼教她們劍術,悲鳴嶼因為過去的傷痛而不想再跟小孩有任何交集,奉勸她們忘記仇恨,去當一個普通人結婚組活到終老,私底下也告訴香奈惠一個殘酷的事實,忍那瘦小的身軀根本沒辦法斬下鬼的頭顱,但仍無法改變兩姐妹的決心,於是悲鳴嶼給出了推動巨大岩石的難題藉此讓她們知難而退,但當他完成任務返家時,驚訝發現兩姐妹利用頭腦將岩石移動了一點點,因此被她們的毅力所撼動,答應會替兩姐妹尋找優秀的培育者,於是胡蝶姐妹在其推薦下成功最終通過選拔加入鬼殺隊,然而幾年後香奈惠也被鬼殺害,過去那個性格好強的忍也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一舉一動都在模仿香奈惠,悲鳴嶼難過之餘,也在思考著自己當年讓兩姐妹加入鬼殺隊究竟是不是錯誤的選擇。 在柱合會議上討論炭治郎的裁決時,一邊感嘆、流淚,一邊隨眾柱決議處決炭治郎。 音柱.宇髓天元在吉原篇曾說過他是正體不明的人士。 煉刀師之村篇後從主公之妻天音和霞柱.時透無一郎那裡得知開紋一事,向眾人提出給下級隊員特訓藉此達成開紋條件的建議,擔任劍士們的肌肉強化訓練指導。 在炭治郎完成自己設計的修行任務後提及自己的過去,從他純粹的言語中感覺自己得到救贖,決定相信炭治郎到最後。 被主公託以在他引爆炸彈後,困住鬼舞辻並斬下他的頭,卻被算計與其他柱一同受困無限城中。 和實彌、玄彌、時透與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戰,並覺醒了斑紋,被黑死牟告知27歲才開紋的他絕對活不過今晚。 後與無慘決戰時,利用雙手武器開啟「赫刀」,卻被無慘的廣範圍攻擊掃中,左腿斷裂,背部陷進牆壁。 後在隱及愈史郎的治療下成功清醒,開始與清醒的眾人對決無慘,於無慘灰飛湮滅之後因傷勢過重,以將藥物留給其他人使用為由拒絕鬼殺隊員的治療,彌留之際看見從前在寺廟裡的孩子們前來迎接和道歉,知悉當時逃離他身邊的孩子是想要去幫忙和求助的實情後釋懷,含笑而終。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3票獲得第62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公民老師與一年筍班班主任,非常喜歡貓。 胡蝶香奈惠 ( 胡蝶 カナエ/ こちょう かなえ Kochou Kanae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前任 花柱, 花之呼吸的使用者。 胡蝶忍的姐姐,得年17歲,佩戴蝴蝶髮飾的雙馬尾女子,性格和善,主張希望與鬼友好。 父母雙亡後與倖存下來的妹妹忍加入鬼殺隊立誓保護和她們一樣親友被鬼殺害的人類。 她們從鬼殺隊「隱」的成員那裡打聽到悲鳴嶼的住處,為了報恩而找上悲鳴嶼,起初不信任小孩子的悲鳴嶼為了趕走兩姊妹,對她們出了道難題一「將巨大沉重的岩石推動一町」,儘管這對女孩子來說是個艱難的任務,兩姐妹還是用計把岩石稍微移動了一點,悲鳴嶼被她們的毅力所感動,於是找了優秀的培育者加以培育,讓她們順利通過了選拔進入鬼殺隊。 多年前與忍在街頭遇見差點被人販子賣掉的少女,買下她並收為自己的繼子,取名為香奈乎。 在得知香奈乎有溝通方面的障礙後,教導其以投擲硬幣的方式決定是否要開口說話。 在一次獵鬼行動中被上弦之貳.童磨殺害,但因當時太陽已升起而讓童磨不得不放棄吃她的念頭被迫逃離。 童磨死後,香奈惠和父母以靈魂型態與胡蝶忍的靈魂再會。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17票獲得第21名。 鬼滅學園校友,目前擔任生物老師與花道部顧問。 在學三年皆當選學園三大美女。 隊士 [ ] 村田 ( 村田/ むらた Murata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士,階級:庚。 炭治郎的前輩,與富岡同期入隊。 使用「水之呼吸」,但因為劍技尚未抵達相當純熟的地步,所以才看不到水的特效。 師傅並非鱗瀧而是其他擅長水之呼吸的培育者。 接到烏鴉的指令後,與包含自己在內的十名隊士組成討伐隊前往山林,然而在進入山林後沒多久,其他隊士陸續被蜘蛛鬼「媽媽」以血鬼術絲線操控,開始自相殘殺,自己則幸運逃過一劫,在即將被蜘蛛鬼「姊姊」殺害之際,被胡蝶忍出手相救。 在生存率頗低的鬼殺隊中是少數能活到無限城決戰篇的隊士,他也是一般隊士裡少見能通過多位柱的考核與訓練、來到最後的岩柱的考驗者。 在無限城決戰當中曾背著負傷的善逸與其他人會合。 無限城崩潰之後,受富岡委託保護炭治郎,並在炭治郎接受緊急治療當中不停呼喚炭治郎,成功使其甦醒。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01票獲得第25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二年山椒班,隸屬於足球部。 尾崎 ( 尾崎/ おざき Ozaki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士。 村田的隊友,留著黑色馬尾的女性。 接到烏鴉的指令後,與包含自己在內的十名隊員組成那田蜘蛛山討伐隊前往山林,然而在進入山林後沒多久,就被蜘蛛鬼「媽媽」以血鬼術絲線操控,最後遭對方扭斷脖子身亡。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二年山椒班,隸屬於網球部。 蝴蝶屋 [ ] 神崎葵 ( 神崎アオイ/ かんざき あおい Kanzaki Aoi ) 配音: ( 日語 : )(日本);(台灣) 鬼殺隊士。 於蝶屋敷幫助負傷的隊員們治療,執行訓練指揮的少女。 與栗花落香奈乎關係很好。 在蝶屋敷內幾乎包辦了一切雜項和工作。 在執行訓練指導時會非常嚴格,另外對於善逸的騷擾和吵鬧會使用暴力處理。 過去雖然在最終選拔生存了下來,順利成為了鬼殺隊員,但因害怕在前線作戰而退居幕後進行治療,也因為這點而感到自卑。 後被炭治郎鼓勵「會將葵小姐的信念一起帶去戰場的」。 險被宇髄天元捉去執行殺鬼任務,後在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自願代替她前往,而被放回蝶屋。 在炭治郎完成任務返回治療時,向因為代替她前往而受傷的他道歉。 無慘被消滅及鬼殺隊解散後,發現伊之助偷吃食物,告訴伊之助只能吃專門為他準備的食物,令伊之助大為歡喜。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二年柿班,隸屬於花道部。 寺內清 ( 寺内 きよ/ てらうち きよ Terauchi Kiyo ) 配音:(日本);(台灣) 蝴蝶屋的護理人員,13歲,左右兩側都帶著蝴蝶髮飾、留中長髮的女孩。 和澄、菜穗一樣很喜歡溫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甚至全力幫助他做「全集中・常中」的訓練。 在鬼滅學園就讀初中一年紅葉班,正在努力成立初中部的藥學研究部。 中原澄 ( 中原 すみ/ なかはら すみ Nakahara Sumi ) 配音:(日本);(台灣) 蝴蝶屋的護理人員,13歲,綁低雙馬尾的女孩。 和清、菜穗一樣很喜歡溫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甚至全力幫助他做「全集中・常中」的訓練。 在鬼滅學園就讀初中一年紅葉班,正在努力成立初中部的藥學研究部。 高田菜穗 ( 高田 なほ/ たかだ なほ Takada Naho ) 配音:(日本);(台灣) 蝴蝶屋的護理人員,13歲,綁兩股麻花辮的女孩。 和清、澄一樣很喜歡溫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甚至全力幫助他做「全集中・常中」的訓練。 在鬼滅學園就讀初中一年紅葉班,正在努力成立初中部的藥學研究部。 後藤 ( 後藤/ ごとう Goto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事後處理部隊「隱」的成員,23歲。 在柱合會議時把炭治郎叫醒的人就是他,在前往替吉原善後時又發現了與上弦戰鬥後力盡昏倒的炭治郎等人,並暗中吐嘈自己和這些人還真有緣。 在炭治郎重傷住院的期間替他送上卡斯特拉蛋糕(長崎蛋糕)。 培育者 [ ] 鱗瀧左近次 ( 鱗滝 左近次/ うろこだき さこんじ Urokodaki Sakonji ) 配音:(日本);(台灣) 教導炭治郎與義勇等人 水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殺隊前任 水柱。 獨居於狹霧山,帶著天狗面具的神祕老人,腳程奇快且無聲。 從一線退出後成為培育者,訓練新手斬鬼,和炭治郎一樣嗅覺靈敏。 動畫版中有提到總是戴著面具的理由,是因為曾被鬼嘲諷長相看起來太過溫柔、不像一個劍士。 受富岡義勇的委託信,訓練和照顧炭治郎成為斬鬼劍士。 過去培育的13名弟子皆被想報復他的手鬼所殺,因不想再看到有孩子為此犧牲,在把所有能教的都傳授給炭治郎後,要求炭治郎斬開巨石,若成功就允許其參與最終試驗,藉以不讓他參加選拔。 其後炭治郎在兩位師兄姐錆兔和真菰靈魂的幫助下,花了兩年時間完成斬斷岩石的課題讓他相當佩服,並為炭治郎做了一個名為「厄除之面」的木製狐狸面具作為護身符。 在炭治郎參加試驗期間幫忙照顧禰豆子,炭治郎通過試驗回到狹霧山後抱著他喜極而泣。 柱合會議時寄給主公產屋敷的信中保證禰豆子不會吃人,並表示若禰豆子破戒做出吃人的行為,自己、富岡與炭治郎都會為此切腹負責。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按珠世吩咐,照顧並保護服用其所研製出能讓鬼變回人類的藥物的禰豆子。 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過度狩獵而狩獵》配角伴田左近次,為主角伴田流的師傅。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13票獲得第14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工友。 桑島慈悟郎 ( 桑島 慈悟郎/ くわじま じごろう Kuwajima Jigorou ) 配音:(日本);(台灣) 教導善逸和獪岳 雷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殺隊前任 鳴柱。 臉上有一道大傷疤,右腳為義肢的老人。 35歲時斷腿後從一線退出,隱居桃山成為培育者訓練新手斬鬼。 在善逸被未婚妻欺騙而欠債時替他還清債務,並強迫其每天進行地獄般的訓練。 看似對善逸十分嚴厲,其實非常關心善逸,在善逸用盡一切辦法逃避訓練的時候,每一次都堅持把他抓回來,因為感受到他的用心,因此善逸也以「爺爺」來稱呼其師父。 後因弟子獪岳墮落成為食人鬼而切腹自盡以示負責 ,善逸在接受岩柱的特別訓練 柱合訓練 期間得知此消息後十分悲痛,並從此脫胎換骨,不再是以前那個膽小懦弱、總想著逃避的善逸。 於無限城決戰中,斬殺獪岳後身負重傷陷入昏迷之際,看見在三途川對岸的恩師,在聽完善逸自述自己的無能時潸然淚下,並表示善逸是自己的驕傲。 煉獄槇壽郎 ( 煉獄 槇寿郎/ れんごく しんじゅろう Rangoku Shinjurou ) 教導杏壽郎 炎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殺隊前任 炎柱。 杏壽郎與千壽郎的父親,年輕時原本和杏壽郎一樣是個充滿熱情之人,卻在妻子過世後放棄習武,脾氣變得暴躁並且沉溺於酒精。 在炭治郎前往煉獄家送杏壽郎的訃聞時,看到炭治郎的日輪耳飾勃然大怒並出拳痛毆對方,被炭治郎以頭槌擊倒。 在千壽郎將杏壽郎「希望父親保重身體」的遺言轉達給他後痛哭流涕,並寫了一封信給炭治郎對自己的失態表達歉意。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後,已經重新振作的他和宇髓天元一同在總部門外保護產屋敷輝利哉等人。 無慘被消滅後,偕同千壽郎和鬼殺隊剩餘成員探視炭治郎。 在鬼滅學園故事中為劍道道場的師父。 煉刀師之村 [ ] 全村的煉刀師都會帶著面具,姓氏中多半帶著鋼和鐵之類的字。 鐵地河原鐵珍 ( 鉄地河原 鉄珍/ てっちかわはら てっちん Tecchikawahara Tecchin ) 煉刀師之村村長,是甘露寺蜜璃和胡蝶忍的煉刀師。 身型矮小,戴著火男面具,對炭治郎溫和有禮的態度十分讚賞並請他吃花林糖。 當炭治郎對自己在戰鬥中一再毀壞刀一事道歉時,他卻反而認為真正的錯不在於炭治郎,而是「鍛造出一把鈍刀的鋼鐵塚」,並考慮要找別的鍛刀師來取代鋼鐵塚。 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孩。 鋼鐵塚螢 ( 鋼鐵塚 蛍/ はがねづか ほだる Haganezuka Hodar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的煉刀師。 37歲。 戴著斗笠,斗笠上掛著好幾個風鈴的怪異男子,斗笠下戴著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十分帥氣。 性格死板,不聽別人說話而自顧自地講話。 身為炭治郎的煉刀師,一旦知道炭治郎把刀弄斷或搞丟,就會生氣地拿菜刀追殺他 (而且每次菜刀數量都會增加)。 但其實很感謝炭治郎不曾因為他的怪脾氣而更換刀匠,每次炭治郎的刀子斷掉就會跑進深山鍛鍊,希望能打一把更好的刀給他。 一出生就患有癲癇 ,所以自小脾氣暴躁難以管教,2歲時,快要被搞到精神分裂的父母將他交由鐵珍村長照顧,「螢」是村長替鋼鐵塚取的名字,雖然村長認為這名字很可愛,但鋼鐵塚很不喜歡甚至會因此大發脾氣。 只有風鈴能夠讓他情緒平穩。 窩在山裡修行後,人變得很壯。 弱點是胳肢窩,被撓了後會躺平一陣子。 煉刀師之村篇中,專注於修復打磨藏在「緣壹零式」中的刀,就算被玉壺攻擊,還是以讓人難以置信的專注力修復刀。 面具在被攻擊時裂開毀損。 特別喜歡吃御手洗糰子,將「緣壹零式」中的刀修復後交給炭治郎時,要求炭治郎要一直給他送糰子慰問。 鐵穴森鋼藏 ( 鉄穴森 鋼蔵/ かなもり こうぞう Kanamori Kouzou ) 配音:(日本);(台灣) 鬼殺隊的煉刀師,26歲,已婚。 帶著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是個臉和眼睛十分細長,眼角有顆淚痣的男子。 為伊之助的煉刀師,看到伊之助將煉好的兩把新刀破壞時十分生氣 ,現在則替時透無一郎鍛刀。 小鐵 ( 小鉄/ こてつ Kotetsu ) 煉刀師之村的居民,戴著火男面具的10歲男孩。 炭治郎遇到他時,時透無一郎要他交出機關人偶的鑰匙而他不肯,炭治郎從中阻止卻被打暈,鑰匙還是交給了無一郎。 他的祖先(戰國時代,約三百年前)製作一具可以做一百零八種動作的戰鬥用機關人偶,名「 緣壹零式」且外貌與最初的 日之呼吸使用者相似,手臂的部分製作六隻,原因是不用六隻手的話無法再現原型的劍士,但是其中一隻手被無一郎砍斷。 他將人偶修繕並讓炭治郎與之修行,要炭治郎變強好為他出口氣。 修行期間,擅長分析但劍術指導外行的他以本身毒舌、嚴苛的方式訓練炭治郎。 在玉壺和半天狗襲擊村子時,挺身拯救被血鬼術困住的無一郎,遭玉壺的魚分身重傷,但也讓無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記憶,並覺醒斑紋擊敗了玉壺。 事後小鐵並沒有死,因為在被玉壺的分身刺中胸口時,放在身上的杏壽郎的日輪刀刀鍔保護了他。 鬼殺隊相關者 [ ] 錆兔 ( 錆兎/ さびと Sabito ) 配音:(日本);(台灣) 故人,鱗瀧的弟子,炭治郎的師兄。 帶著有傷疤的狐狸面具 ,橘紅色中長髮、右邊嘴角有一道傷疤的美少年。 與真菰、義勇原本都是孤兒,幼年被鱗瀧收為弟子,與義勇因為年紀相近、遭遇相似而成為無話不談的摯友。 13歲時與義勇一起參加鬼殺隊的最終選拔,以自身實力殲滅整座藤襲山上的鬼,甚至救下被鬼重傷的義勇,隨後前往救助其它被鬼攻擊的考生。 遇到六十多年前被鱗瀧擊敗並封印在藤襲山的手鬼,在與手鬼的戰鬥一度處於優勢,最後卻因為其刀斷裂,還來不及反應而被手鬼捏爆頭顱吃掉 ,成為該屆唯一一個死在藤襲山的考生。 在炭治郎修練期間突然出現在炭治郎面前指導他修練 ,炭治郎在最終選拔時才發現他早已死去的事實。 炭治郎擊敗手鬼後與其他被殺害的弟子的靈魂皆獲得安息,回到了他們最摯愛的鱗瀧老師身邊。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38票獲得第13名。 在鬼滅學園隸屬於劍道部。 真菰 ( 真菰/ まこも Makomo ) 配音:(日本);(台灣) 故人,鱗瀧的弟子,炭治郎的師姐,黑色中長髮的神秘美少女,戴著臉頰有花朵圖案的狐狸面具。 與錆兔、義勇兩人原本都是孤兒,幼年被鱗瀧收為弟子。 根據手鬼的描述,最終選拔當年,她的動作非常靈活,在與手鬼的戰鬥一度處於優勢,然而手鬼突然卻用計道出自己吃掉鱗瀧的多名弟子,讓她因為無法接受這悲傷的事實,導致動作開始變遲鈍,被手鬼趁機扯斷手腳吃掉。 在炭治郎修練期間突然出現在炭治郎面前指導他修練 ,炭治郎在最終選拔時才發現她早已死去的事實。 在炭治郎擊敗手鬼後與其他被殺害的弟子的靈魂皆獲得安息,回到了他們最摯愛的鱗瀧老師身邊。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94票獲得第10名。 在鬼滅學園隸屬於吹奏樂器部。 繼國緣壹 ( 継国 縁壱/ つぎくに よりいち Tsukiguni Yoriichi ) 戰國時代武家繼國家的次男,繼國巖勝的雙胞胎弟弟,時透家族的祖先。 始祖呼吸「 日之呼吸」的使用者,出生時左額便帶有火焰形的深紅色斑紋,雙耳上帶有母親為其祝禱而製作的日輪花紙耳飾,天生就擁有能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和通透世界的能力。 曾將鬼舞辻無慘逼到絕境之人,亦是無慘的天敵。 為煉刀師村的機關人偶 緣壹零式的原型。 為人樂觀,其兄巖勝曾因鬼殺隊成員全都遜色於他們兄弟兩人,而擔心兩人的劍術後繼無人,但緣壹卻表示他們都只是歷史中的過客,而且在將來可能會出現實力比他們強的人,所以自己只需順其自然等待人生的落幕。 由於至7歲前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而被家人誤會為無法說話或失聰,使其母經常拜祭太陽的神明,並為年幼的緣壹戴上象徵太陽的耳飾。 後來於兄長巖勝練習劍術時首次說話,而且一開口便向其兄表明想成為這個國家第二強大的武士。 首次握劍便能將成年武士擊至重傷。 天生能看到通透的世界,同時擁有極好的身體素質,被巖勝認定為受諸神眷顧的天才、鬼殺隊有史以來最強的劍士,並受巖勝強烈嫉妒。 由於自知自身才能會使其兄喪失家族繼承人的資格,所以母親病故後便擅自離家出走。 之後遇到因流行病而失去雙親的少女 宇多,並決定與她一起生活,多年後兩人成為夫妻。 在妻子即將臨盆時,為了尋找產婆而暫時外出,期間愛妻和肚裡的孩子都被鬼殺害,其後在追蹤鬼的獵鬼人(煉獄家第21代炎柱)的幫助下安葬了兩人。 之後為了根除鬼,加入鬼殺隊並傳授獵鬼人呼吸法。 雖然是天生的強者,但最大的心願卻是與珍愛之人平靜單純的生活。 曾於某處與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狹路相逢,並使出日之呼吸的劍術型,迫使無慘分裂成一千八百塊碎塊逃走,儘管把其中一千五百塊砍殺,但剩餘三百塊肉碎卻成功逃離,也同時使珠世脫離無慘掌控,並與其訂了餘生必須協助人類打敗無慘的約定。 然而,讓無慘逃走、放走珠世、兄長繼國巖勝變成鬼三件「過失」,使鬼殺隊內部產生要求緣壹自我了斷的聲音,但被當時的當主和炎柱阻止,隨後緣壹便離開鬼殺隊。 後來,在因緣際會下,緣壹與竈門炭吉一家相遇,並向其傳授耳飾及演示日之呼吸(在竈門家以火之神神樂的形式流傳下去)後離開竈門家。 在其以達杖朝之年的時候,遇見變成鬼的哥哥繼國巖勝,對他透露自己悲傷的情感後,隨即向他揮刀而來,並差點斬斷他的脖頸,在攻擊結束後,保持站立著的姿勢自然死亡,屍身被其兄腰斬。 鬼 [ ] 鬼舞辻無慘 ( 鬼舞辻 無惨/ きぶつじ むざん Kibutsuji Muzan ) 配音:(日本);(台灣) 鬼的始祖,最強的鬼。 能用自己的血將人類變成鬼並控制對方,外貌為黑色短髮、梅紅色眼眸、年紀約25至30歲上下的年輕男子(外表),實際上是已經超過1000歲的鬼。 只要手下的鬼說出有關他的情報就會發動「詛咒」使其自滅,對所有的鬼具有生殺予奪的權能。 除此之外也能在接近對方時讀取其思考,不過距離越遠就越不清晰,只能感覺到其大概的方向與位置,珠世和禰豆子後來脫離此能力的掌控。 個性非常殘忍無情,對正在找尋自己的人,或是違逆自己意志的人都會將其毀掉。 擁有能夠 完全擬態外表、性別、氣味等,只要是肉眼所見都能使之變化的能力,並擁有女人或少年等多個面目,因此鬼殺隊在多年來無法找到他。 曾化名為 月彥,與人類的妻子 麗育有一名女兒。 平安時代,從嬰兒時期就多次斷絕呼吸,直到差點被火葬的前一刻才勉強表露出生命跡象,因此十分渴望生存。 當時還是人類的他在還沒20歲時罹絕症,一位善良的醫生為延續其壽命而研製了一種藥,但此藥的作用讓他以為自己病況惡化而怒殺了醫生,在醫生死後才發現身體不但恢復健康,還得到不老不死更加強韌的肉體,並開始渴望吃人類的血肉。 然而,照射陽光就會死成了最致命的缺點,一輩子無法在陽光下行走讓他感到屈辱和憤怒,為了完成醫生的藥物配方他必需找到「 青色彼岸花」,於是他為讓自己成為不老不死的最強怪物,開始製造大量的鬼去殲滅鬼殺隊和尋找青色彼岸花。 戰國時代的無慘曾言語拉攏妒忌心強的巖勝化為鬼「黑死牟」,並與緣壹開打,被緣壹以通透世界看透為有5個腦及7個心臟的怪物之身,隨後被緣壹使用日之呼吸斬至不能復原,最後無慘分裂成多塊肉屑落荒而逃,其中六分之五的肉屑被緣壹毀掉,及後與黑死牟殺光所有略通日之呼吸的劍士以除後患,並衍生出創造十二隻強大的鬼保護自己的意思,因此成立「十二鬼月」。 在大正時代的淺草,裝為人類生活的無慘被炭治郎靠其留在禰豆子的氣味找到,之後靠劃傷路人成鬼引開炭治郎的注意而逃,看到炭治郎的花紙耳飾想起過去的經歷,於是派矢琶羽及朱紗丸去取下炭治郎的首級。 在下弦之伍(累)被殺後,認為下弦之鬼不乎合期望而親手解散下弦,只留下弦之壹並賜予自己的血。 之後在裝成小孩在混入醫商家時,從半天狗得知禰豆子已克服陽光,為不需找青色彼岸花實現願望而興奮得殺害養母及女僕,並命令鳴女找出產屋敷家的所在位置,好讓他親自過去奪取禰豆子,不過先後經歷遭主公耀哉捨身炸傷、被炭治郎等眾劍士圍剿、被岩柱行冥爆頭,但無慘已經擁有無頭不死的恢復力,在無限城中被珠世注入變成人類的藥,不過最後無慘身體已克服珠世的藥而進化,後殺死珠世,並在對付炭治郎及義勇中因愈史郎的關係而無奈放棄鳴女及無限城,與眾劍士回到地面再次被眾劍士圍剿的局面。 在重創前來討伐自己的柱與善逸、伊之助、香奈乎之後,被及時甦醒的炭治郎斬斷左手,並嘲諷被自己重創的炭治郎比自己更像鬼。 之後讀取了珠世的記憶,得知她與忍研發了能以「變回人類藥」失效時,分解再合成為「可以每1分鐘老化50年」的毒藥。 在無慘大戰鬼殺隊,藥物生效的3小時內,他已經衰老了9000歲。 為了對抗老化,他消耗了大部份身體能量而導致動作遲緩。 因此,他不能將白化的頭髮變回烏黑以及不能殺死眾柱。 隨後,為避免自己被即將升起的太陽消滅而試圖分裂身體以逃離戰場,卻發現自己無法分裂,逃跑途中再次讀取記憶後發現,被珠世施加的藥物具有四種效果,其一是變回人類,其二是每過一分鐘體內細胞將老化五十年,其三是使自己無法分裂,當上述三種效果的藥物皆被分解,第四種效果便是將無慘的細胞破壞,使無慘死去。 隨著太陽升起,無慘使大量細胞增生,使得他能夠獲得一層抵禦陽光,呈現巨嬰型態的肉體護甲,雖然撐不了多久,但至少也可以爭取到逃跑的時間。 除了保護自己之外,還直接吞噬了炭治郎,使其不再能鉗制本體的行動。 就當無慘即將成功以巨嬰型態挖洞逃脫時,遭被吞噬的炭治郎亂刀刺穿,隨即受太陽照射灰飛煙滅而死。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被鬼殺隊即使生命逝去仍要傳承滅鬼的堅定意志所感動,於死前將血注入炭治郎的身體內將他變成鬼,並期待他能夠傳承自己的意志,克服陽光成為最強的鬼之王。 在炭治郎的意識中企圖將其永遠困住,卻因為意識裡所有曾經幫助過炭治郎的人們的呼喚,加上外面眾人的努力,最終讓炭治郎甦醒,鬼舞辻無慘的願望也徹底破滅。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85票獲得第11名。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過度狩獵而狩獵》角色的時田。 十二鬼月 [ ] 鬼舞辻無慘旗下最強的十二隻鬼,分別為六位「上弦」與六位「下弦」。 兩階級間的實力差距不是同一次元,上弦的實力強到可以匹敵3位鬼殺隊中的「柱」,下弦面對「柱」則只有單方面被輾壓的份。 其中也有具特殊能力的下弦對於鬼舞辻而言算好用的棋子,於是一直被保留下來。 上弦的死亡率比鬼殺隊的柱低,而柱並不樂觀,被上弦殺死的情況較多。 113年間上弦成員不曾改變,但百年後的至今,無限城決戰前夕,已有3位上弦被鬼殺隊殺死,因此也有其他新的鬼交替上弦的位置。 在本作中,上弦之死被認為具有鬼與人類之間的戰局產生轉變的重大意義。 與柱的情況一樣,不存在相剋一說。 於無限城內和鬼殺隊展開決戰,無限城內最後的5名上弦最終全員被鬼殺隊所殺,上弦至此全滅。 上弦 [ ] 黑死牟 ( 黒死牟/ こくしぼう Kokushibou ) 上弦之壹,最強的上弦,同時也是最強的十二鬼月,與無慘是合作關係,而非像其他的十二鬼月是絕對的主從關係。 外型為留著深色長馬尾,有著六隻眼的武士,其左額與右下巴分別有著和日之呼吸始祖一樣的深紅色斑痕並且領悟了通透世界。 使用 月之呼吸,斬擊周圍會附帶有不規則的月亮斬擊。 配刀是由他自己的血肉打造而成,因此就算被斬斷也會立刻再生。 刀上長滿眼睛,第二形態是一把長刀,並從主刀刃中延伸出三把刃,攻擊範圍和速度都會大幅提升。 另外可以使用從自己身上長出無數把自己配刀的血鬼術來克制接近自己的敵人,也可以在沒有揮刀的狀態下在周圍直接施放出不規則的月亮斬擊。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繼國巖勝 ( 継国巌勝/ つぎくにみちかつ ),戰國時代武家的長男,是霞柱.時透無一郎的祖先。 雙胞胎弟弟是呼吸法創始人 繼國緣壹 ( 継国 縁壱/ つぎくに よりいち ),一開始覺得弟弟緣壹不會說話而且差點一出生就被殺很可憐,後來發現緣壹不僅會說話,而且天生開紋又能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和通透世界,實力遠超其之上,便開始心生嫉妒。 之後知道緣壹實力超群後其父本來要將巖勝送出家並栽培緣壹繼承家業,但後來緣壹自願出家,並且在路途中無故失蹤,於是由巖勝繼承了家業。 成年後被失蹤已久的弟弟從鬼的手中救出來後,為了變強而拋棄了家室加入鬼殺隊。 最終習得了 月之呼吸並且開紋,曾經與風柱一起獵鬼並切磋劍技。 後來由於開紋者陸續在25歲前就死去,想要有更多時間能追趕緣壹實力的他在無慘的慫恿下花了3天的時間變成鬼,但即使他成為了鬼也敵不過年紀老邁的緣壹。 已年老的緣壹在最後一次見到黑死牟時,可憐和悲傷兄長為了不老不死的生命而變成鬼,並迅速將黑死牟壓制,但他尚未揮出最後一擊就壽終正寢,站著死去。 緣壹死後,出於憤恨下,黒死牟將緣壹的屍身腰斬,卻發現緣壹始終帶著當年自己做給他的笛子。 於緣壹死後與無慘一起追殺 日之呼吸的知情者及繼承人。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 十分注重階級關係,在猗窩座與童磨起衝突時阻止猗窩座的以下犯上,並訓斥他「如果有什麼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 曾與獪岳交手並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首先相繼與霞柱.時透無一郎與不死川玄彌交戰並使兩人重傷,後又與風柱.不死川實彌和岩柱.悲鳴嶼行冥等人對戰。 及後被無一郎及玄彌分別用日輪刀捅腹部及使用擬似半天狗的木系血鬼術限制行動,臨危之際使用血鬼術把在其身下的無一郎從其腹部腰斬成兩半,同時也將玄彌的身體斬成縱向的兩半,臨死之際的無一郎和玄彌分別發動了赫刃和血鬼術,赫刃灼燒了上一的身體內部,血鬼術則再度將其定身,之後被實彌和行冥聯手斬斷頭部。 不過黑死牟能像猗窩座一樣能夠以強大意志力再生頭部避免死亡,再生後頭部長得更像野獸,實彌見狀後立即進攻,黑死牟從實彌劍中的反射望見自己的樣貌,驚愕自己不惜變成鬼也要鑽研追求劍術的至高境界,保持武士的榮耀,怎麼數百年來做出的努力,結果卻讓自己異變成內心都覺得厭惡的醜陋怪物。 及後再回想幼時的緣壹説過想成為自己的話語,卻還是執迷不悟,嘗試著再生被無一郎的赫刀重創的腹部並使出血鬼術,但還是於事無補,並繼續承受實彌及行冥的猛烈攻擊後,身體漸漸崩毀。 後來想起老去的緣壹可憐自己的情感後,黑死牟終於想起自己當初想成為弟弟的宿願,但用錯方式讓自己變成鬼完成宿願而悔疚。 死時身還帶著最初做給弟弟的笛子。 童磨 ( 童磨/ どうま Douma ) 上弦之貳,留著刺蝟頭,擁有白橡般的髮色,頭髮頂上帶著潑血狀的花紋,瞳色為彩色,臉上總是掛著笑容。 在人類世界扮演著萬世極樂教的教祖,女人是其最喜歡的食物,他認為女人可以孕育嬰孩的身體是最營養的,食用後能得到的力量會比男性來的多,偶爾會來吉原吃青樓的遊女。 會將砍下的女人頭顱插在玉壺送給他的瓶子上。 武器是一對金黃色的銳扇,血鬼術是將自己的血液結成「冰」,配合揮舞扇子釋放能撕裂肺臟的粉狀凍風,讓吸入者的器官瞬間壞死,使獵鬼人無法使用呼吸。 人類時期出生萬世極樂教的宗教家庭,自幼因為特殊的瞳色和髮色,被父母和信徒視為神子所供奉,他本人卻對這些行為嗤之以鼻,認為只有殺死人類才能解放他們愚蠢的腦袋而得到幸褔,這樣長久的日子也因此讓他失去了情感,甚至在父母親死亡的時候都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的悲傷,甚至還在嫌棄房間中的血腥味。 20歲那年自願被無慘變成鬼,一百多年前為 上弦之陸,將自己的血分給瀕死的妓夫太郎和梅讓他們變成鬼,同時也是殺死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以及伊之助的母親嘴平琴葉的鬼。 對於爆怒的鬼舞辻絲毫不畏懼,甚至能與他對等說話,常以玩笑的口吻嘲諷實力不如他的前輩猗窩座,讓猗窩座心裡很不是滋味。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嘲諷猗窩座導致其差點與自己爆發衝突,在黑死牟出面調解後,被琵琶女傳送回自己的教團。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與蟲柱.胡蝶忍交戰,以自身血鬼術以及能迅速適應劇毒的優勢將忍殺害並吸收至體內。 後與趕到並見證忍戰死一幕的香奈乎展開戰鬥,於自身取得優勢時被伊之助亂入打亂了攻勢,但隨即以壓倒性的實力壓制兩人,並準備離開去消滅其他鬼殺隊成員。 此時因為吸收忍造成他吸入過多的藤花毒,身軀開始腐爛,最後在香奈乎與伊之助的聯手下,被斬下頭顱死去。 死亡後碰見忍,在見到忍對於同伴的信任與信念後,表示感受到戀愛的感覺,遂邀請忍一同前往地獄,但在遭到對方的冷笑譏諷後墮入地獄。 在鬼滅學園故事中為多起詐欺案件的嫌疑人,但都因證據不足不起訴。 猗窩座 ( 猗窩座/ あかざ Akaza ) 上弦之叄,外型為粉色短髮,身體有著許多圓圈深藍色刺青的少年。 喜愛強者,對弱小的事物不屑一顧。 似乎因為人類時期的過去,秉持著不吃甚至不殺女性的原則,甚至是上弦中吃最少人類的鬼,一身強大的武功基本上都是靠鍛鍊得來。 與身為後輩卻比他早發跡的童磨水火不容。 武術極強,擅長肉搏戰,再生能力驚人。 血鬼術為透過在自己的腳邊展開像雪晶一樣,繪有「壹~拾」的數字的陣勢「 術式展開 破壞殺 羅針」,讓自己的攻擊如同無形的磁鐵,精準找出對手的致命點,以及感應對手的「鬥氣」、依此做出反擊。 攻擊型態分為「空式、亂式、滅式、腳式、碎式、終式」六種,其招式名稱與煙火專有名詞相關。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素山狛治 ( 素山 狛治/ そやま はくじ Soyama Hakuji ),一出生就有牙齒,因此被人認為是「鬼子」。 青少年時期與病重的父親相依為命,為了父親的醫藥費而不斷地偷竊,年僅十一歲便累積許多犯罪的刺青。 在父親為了不拖累自己而自殺後,失意之時遇見教導他武術的師傅 慶藏,並與師傅的女兒 戀雪墜入愛河。 然而師傅及戀雪皆因遭隔壁劍道場的人嫉妒而被毒殺,崩潰的狛治徒手擊殺了隔壁道場的六十多人,並遇到無慘,而後被強行變成鬼,人類時期的記憶全被消除,只剩下想要變強的執念留在他腦中。 術式的雪花是戀雪髮簪的樣子,粉紅的髮色則與戀雪的和服相同,且招式名稱之所以是煙火專有名詞是因為那場未能和戀雪去成的煙火大會。 在過去數百年以來曾經擊殺過不少柱。 於無限列車篇後段首次初登場的上弦,原先是奉鬼舞辻之命尋找 青色彼岸花,下弦之壹被擊敗後出現在炭治郎等人面前,與炎柱.煉獄杏壽郎展開激戰,過程中看中杏壽郎的實力,不斷勸誘他變成鬼去追求永遠的強大,被杏壽郎拒絕而相當失望,廢了杏壽郎的左眼、肋骨和內臟處於上風,但被杏壽郎用盡最後力氣重創,隨後眼見太陽即將升起,不得已只好狼狽逃走,這個舉動讓炭治郎氣憤大罵他是個害怕杏壽郎的強大而逃跑的膽小鬼。 雖擊殺杏壽郎,卻因為沒把在場的炭治郎、善逸與伊之助三人一起殺死,被鬼舞辻斥責辦事不力而心有不甘,將逃走時炭治郎插在他身上的黑色日輪刀給破壞,發誓終有一天要讓炭治郎付出代價。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因為對童磨的言語挑釁感到不悅而與其爆發衝突,但隨即被黑死牟出面訓斥「如果有什麼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隨後非常不滿的向黑死牟表示自己一定會殺了你。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與炭治郎與義勇交戰 ,用強勁的實力令兩人陷入苦戰,戰中也因欣賞義勇千錘百鍊的戰技而提出成為鬼的邀請,最後被覺醒的炭治郎斬斷頭顱,在斷頭之後仍在戰鬥著,並瞬間將炭治郎打暈、重傷義勇。 在即將殺害兩人之時,過去的記憶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裡,想要變強的執念使他重新長出頭顱。 但炭治郎突來的一拳使他想起師傅的樣子,他在對炭治郎微笑之後以亂拳轟碎自己身體。 彌留之時,父親及師傅相繼在幻覺中與他對話,心中的心魔無慘也接著出現強制他再生,但戀雪及時出現消除他的心魔。 猗窩座、不如說是狛治,終於能夠解脫,在與戀雪相擁之後化成碎片消逝。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三年烏帽子組,隸屬於手藝部,與一年紫陽花組的戀雪為青梅竹馬並訂有婚約。 半天狗 ( 半天狗/ はんてんぐ Hantengu ) 上弦之肆,外貌為額頭腫大,頭上有兩隻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性格膽小愛哭,思考相當負面,平時翻白眼隱藏上弦的數字,說話會加上賭博的用語。 半天狗本身是個十分弱小的鬼,其血鬼術為只要被逼入絕境,保護他的強烈情感(喜怒哀樂)就會具現化分裂為實體出現扭轉劣勢,越處絕境便越強。 本體雖其戰鬥風格卑鄙狡詐,有無數特異的分身掩蓋他本體實際體積微小的事實,其分身分別有:• 「怒之鬼」積怒 ( 積怒/ せきど Sekido ),能從手持的錫杖召喚雷電,脾氣火爆沒有耐心,和可樂關係惡劣。 「樂之鬼」可樂 ( 可楽/ からく Kakura ),能從手持的天狗團扇召喚狂風,性格樂天愛玩,與積怒關係惡劣。 「喜之鬼」空喜 ( 空喜/ うろぎ Urogi ),能從口中發出聲波,外型為長有雙翼,下半是鳥類軀體的半鳥鬼。 「哀之鬼」哀絕 ( 哀絶/ あいぜつ Aizetsu ),能從手持的十文字槍使出刺擊,性格悲觀,總是眉頭深鎖。 「憎之鬼」憎珀天 ( 憎珀天/ ぞうはくてん Zouhakuten ),是積怒進化後額外分身型態,先是吸收空喜、可樂再吸收哀絕,變身為背部有著「憎」字的雷神太鼓,手持S型鼓棒的青少年模樣,可以操控樹木,喜怒哀樂四隻分身鬼的血鬼術皆能使用。 「怯之鬼」 ( 怯の鬼 Kyou no Oni ),為鬼的本體,只有野鼠般大小,脖頸卻有使日輪刀斷裂的硬度。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 被無慘派去和玉壺執行任務,並潛入煉刀師之村,被炭治郎、禰豆子、時透無一郎等三人圍攻,由無一郎砍下其頭顱後分裂出可樂和積怒兩隻鬼,後因玄彌的攻擊而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絕,一度使炭治郎等人陷入苦戰。 炭治郎在與四隻鬼一番激戰中發現其本體,深知自己即將被斬首而大聲叫喊,使積怒上前將其他三隻鬼吸收進化為憎珀天,對上前來助陣的甘露寺蜜璃,本體則在逃跑途中被炭治郎等人不斷阻礙,憤而巨大化和對方纏鬥,卻不慎摔下地面,因為過度使用血鬼術體力耗盡,打算吃附近的幾個村民補充體力時,被炭治郎砍下頭顱但沒有死,無頭的驅體繼續追擊村民,炭治郎才意識到自己砍的不過是他變化的分身「恨」。 在禰豆子的幫助下,炭治郎用嗅覺辨識出本體躲藏在恨的心臟,以火之神神樂從驅體直接將他斬殺。 分身是半天狗人類時期年輕的樣子。 死前看見身為人類時的走馬燈,人類時期曾是一名犯下諸多罪狀卻假裝眼盲並堅稱無辜,始終認為自己是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竊失風,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殺死舉報他的人,在要被處刑的前一天被無慘賦予其血液變成鬼殺死奉行。 在身體崩潰之前透過自己的眼睛讓無慘知道禰豆子克服陽光的事。 玉壺 ( 玉壺/ ぎょっこ Gyokko ) 上弦之伍,藏身於壺中,與壺相連,嘴巴長在雙眼位置,眼睛長在額頭和嘴巴位置,從頭等處長出幾個小手臂的異型鬼。 自詡為藝術家,有著異常變態的藝術喜好。 血鬼術能從壺中召喚出各種不同的水中生物,如果壺被破壞術式就會解除。 人類時期住在漁村,因為這個原因,其血鬼術都跟水中生物有關,喜歡虐殺動物後將牠們的骨頭跟鱗片貼在壺上,其他村民因為受不了這樣的惡行而將他從村子裡趕出去。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後,與其他四名上弦被無慘召集到無限城,向無慘聲稱自己掌握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報,被無慘派去和半天狗一同執行任務,發現並潛入煉刀師之村。 潛入後變出大量的魚分身襲擊村子,殺害多名刀匠做成藝術品,在與無一郎的激鬥中脫皮進化成類似魚類的第二型態,自稱其身體硬度媲美金剛石,但仍然被開紋狀態的無一郎斬殺。 妓夫太郎擁有優秀的感官和體能,能將一邊的視力分給墮姬,藉由操縱她來得到大量的情報並作出適當的判斷。 墮姬 ( 堕姫/ だき Daki ) 外型為頭上插著花髻,左臉與右額各有著花朵刺青的女性,性格高傲,極度厭惡醜陋的事物。 不管是人類還是戰鬥,一不高興就會有側著頭鄙視人的動作。 平時的隱藏型態為黑髮,一旦帶子分身回到本體融合,頭髮會放下並由黑色轉為銀色,眼睛則變成黃色,並顯現代表上弦之陸的文字,服裝也會由花魁服轉變為暴露的穿著。 血鬼術是將衣服的帶子灌輸自己的意識操控發動攻擊,甚至可以藏匿物品。 為了不在吃人時暴露其身,會用帶子分身在各處抓想吃的人類並藏匿於地底下。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謝花梅 ( 謝花 梅/ しゃばな うめ Shabana Ume ), 梅的名字是來自導致母親死去的病名。 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 生來就有著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闆娘放火燒成重傷(也因此在被禰豆子血鬼術攻擊時,腦中浮現自己當年被火燒的片段),哥哥妓夫太郎持鐮刀殺死武士和老闆娘後抱著她逃走,在瀕死之際遇見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並因妓夫太郎自願接受童磨給予的血液而和他一同變成鬼。 成為鬼後總共葬送7名柱。 回到京極屋後,對沒將房間打掃乾淨的禿施暴,並且將意圖阻止她的善逸打至昏迷不醒。 在準備抓走時任屋的明星花魁鯉夏時,被嗅覺靈敏的炭治郎阻止並隨即展開激鬥,先後遭遇使用日之呼吸而強化的炭治郎,以及充滿怒氣完全鬼化的禰豆子的連續攻擊,甚至被隨後趕到的宇髄天元砍下頭顱,深感受到重大恥辱的墮姬嚎啕大哭,從身體裡分裂出妓夫太郎,並從妓夫太郎那裡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 最終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擊下,與妓夫太郎的頭顱同時被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自己的敗北大吵,在過於不甘心的衝動下大罵妓夫太郎「像你這種醜八怪怎麼可能是我哥哥」,墮入冥途後意識到自己的話語傷妓夫太郎的心而向他道歉,並表示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隨後由妓夫太郎揹著緩緩走向了地獄。 鬼舞辻表面上對墮姬讚譽有佳,但在上弦集合時卻提到妓夫太郎的死是因為她扯後腿的緣故。 在鬼滅學園中是學園三大美女之一。 妓夫太郎 ( 妓夫太郎/ ぎゅうたろう Gyuutarou ) 墮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著黑綠相間中短髮的青年鬼,駝背且骨瘦如柴,因為母親的梅毒而導致身上有許多醜陋的黑斑。 自稱「討債人」(牛太郎),因為對自己醜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當嫉妒人類的完美,焦躁時就會用爪子抓破皮膚。 同為上弦之陸,卻擁有比墮姬更強、真正與 上弦之陸相稱的實力。 妓夫太郎的血鬼術是以兩把塗有劇毒的鐮刀使出如鐮鼬般的高速斬擊。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謝花妓夫太郎 ( 謝花 妓夫太郎/ しゃばな ぎゅうたろう Shabana Gyuutarou ),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母親死於梅毒,出生前曾好幾次差點被母親墮胎,出生後又好幾次差點被殺死,自幼由於其低賤的身份與醜陋的外貌而遭受眾人嫌惡,但因為發現自己很會打架,開始當起討債人。 妹妹梅那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讓他相當有優越感,梅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闆娘放火燒成重傷,雖然得知消息而趕到現場的妓夫太郎也遭到武士偷襲,但仍持鐮刀殺死武士和老闆娘,並抱著梅逃走。 在瀕死之際遇見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為向世人報復而自願讓童磨給予血液和梅一起變成鬼,成為鬼後總共葬送15名柱。 在墮姬受到重大恥辱嚎啕大哭後,因為深感而從墮姬身體裡分裂,以毒鐮刀加上優秀的感知神經,令炭治郎等人陷入差點全軍覆沒的苦戰當中,但最終炭治郎在使出頭槌攻擊的同時,將雛鶴發射出的苦無刺在他的腿上,因苦無塗有藤花毒而暫時失去行動力。 與墮姬的頭顱被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同時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自己的敗北大吵一架,但實際上妓夫太郎卻始終對於墮姬是生為自己的妹妹感到相當自責,並希望她下輩子投胎到一個好人家,在冥途妓夫太郎遇到了恢復人型的梅,雖然拒絕讓梅和他一同前往地獄,望她能往光明的地方走去,但梅哭泣著說到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讓他憶起兒時永不分開的約定,隨後揹著梅緩緩走向地獄。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主角之一的文殊史郎馬畝(弟弟)。 鳴女 ( 鳴女/ なきめ Nakime ) 鬼舞辻無慘的近侍,通稱 琵琶女,後來成為新 上弦之肆(無限城決戰篇)。 奉鬼舞辻的命令,變出多個單眼掌握六成鬼殺隊成員的居所,以及尋找禰豆子與產屋敷的所在地。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傳送各埋伏無慘的所有鬼殺隊劍士進入無限城,並對上甘露寺蜜璃與伊黑小芭內。 後來被愈史郎控制後,愈史郎反利用鳴女給予無慘甘露寺與伊黑已死的假消息,當愈史郎打算利用鳴女控制無限城的能力將無慘弄回地面上時,被無慘判斷她失去利用價值而被無慘殺死。 獪岳 ( 獪岳/ かいがく Kaigaku ) 配音:(日本);(台灣) 新 上弦之陸(無限城決戰篇),外型為頸部和手臂掛著藍色勾玉,留有黑短髮的少年,性格自私,認為自己是最特別的,不認同自己的對他來說就是「惡」,就算對方是師傅也一樣。 是同時擁有呼吸和血鬼術的鬼之一,能結合血鬼術與雷之呼吸,但只會雷之呼吸的貳到陸之型,但唯獨壹之型不管怎麼樣都學不會。 能加諸在日輪刀上讓刀變得更加鋒利,原本雷之呼吸產生的雷電也被污染成黑色,被擊中的人身上會出現不斷擴散開的閃電狀傷痕,皮膚和肉體也將感受到切割燒灼的痛楚。 幼年是個孤兒,過著無家可歸飲泥水度日的生活,悲鳴嶼行冥同情其遭遇,將他收留在自家的寺廟與其它孩子一同生活,未料卻在竊取寺廟錢財的過程中失風被孩子們趕出寺廟,此事孩子們向眼盲的悲鳴嶼謊稱獪岳在睡覺,因此悲鳴嶼毫不知情獪岳被趕出去一事,為了報復眾人,他將鬼引到悲鳴嶼和孩子們居住的寺廟中並收走藤花香爐,間接導致孩子們被殺害,悲鳴嶼背上殺人冤罪。 事後獪岳到桃山與前鳴柱桑島慈悟郎拜師並且修練雷之呼吸,但過沒多久慈悟郎又收留善逸,對兩個徒弟的教授平等無任何私心,這讓原本就自視甚高且非常討厭善逸的獪岳心裡很不是滋味,認為慈悟郎不該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對師傅和師弟的恨意也越來越深,師傅送他跟善逸同款的羽織一次都沒穿過,離開桃山後也不曾回覆善逸任何信件,在鬼殺隊入隊時期,善逸曾經揍了說獪岳壞話的前輩,他得知後非但沒感謝善逸,反而還怒罵他給鬼殺隊丟臉。 曾與黑死牟交戰不敵,戰敗後飲下對方的血而成為鬼,在墮姬和妓夫太郎死後成為新的上弦之陸。 於無限城的戰鬥中對上善逸,對於慈悟郎為了自己切腹一事不僅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悲傷和愧疚,反而還嘲笑這是師傅想把雷之呼吸讓給兩個徒弟而不是只讓自己繼承的報應,讓善逸相當憤怒,在激戰的過程中以和血鬼術結合的雷之呼吸貳到陸之型重創善逸,最後仍然被善逸以自身原創劍技雷之呼吸柒之型「火雷神」斬殺,到身體即將消散都還無法接受自己戰敗的事實,期待著逐漸墜落地面的善逸跟他一起死,此時愈史郎出現,評價獪岳「不懂得感激又任憑自己貪欲膨脹最後終將一無所有」,並留下「要獨自孤獨死去的你真是悲哀」的話語後救走了善逸,獨留他自己伴隨著謾罵消失在深淵當中。 下弦 [ ] 魘夢 ( 魘夢/ えんむ Enmu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壹,最強的下弦,外型為黑色中長髮,穿著洋服的男性,本體則是有著數百個刻有「夢」字眼球的巨大肉塊,最喜歡看別人的不幸與痛苦。 血鬼術能夠強制對手進入睡眠並作夢,控制夢境中的人事物,可以讓他人作幸福的夢,亦能使他人在夢境中感到痛苦,只有在夢中自殺才能醒來。 以自己的骨頭做成的椎子可以破壞人類內心的「精神之核」。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魘夢民尾 ( 魘夢民尾/ えんむたみお )。 對鬼舞辻處決所有下弦的暴虐行為絲毫不畏懼,被鬼舞辻相中逃過肅清,並被賦予其血液,讓他去執行殺死柱和炭治郎的任務。 於是他潛伏在炭治郎等人搭乘的列車上,以自己的血混入車票,讓全車乘客陷入沉睡,隨後令幾個人類部下利用特殊的繩子進入炭治郎等人夢中的精神層面,企圖破壞其「精神之核」讓他們變成廢人再殺害,然而計劃很快就失敗,被先醒來的炭治郎砍下頭顱。 實際上已經成功拖延時間讓自己與列車融為一體,以車上兩百多名乘客為人質讓炭治郎不知所措,但隨後伊之助與杏壽郎也跟著醒來,並很快就在車頭找到本體的頸骨。 雖然一直以催眠防礙炭治郎與伊之助,卻因為伊之助戴著頭套讓他無法辨認其眼睛位置而開始驚慌,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樂「碧羅天」擊殺,死前在只剩一顆眼珠的情況下怨恨著自己敗北這惡夢般的事實,最後崩解消失。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09票獲得第22名。 在鬼滅學園中設定為鐵路變態。 轆轤 ( 轆轤/ ろくろ Rokuro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貳。 外貌為留著中長髮,額頭至手部有著血紋刺青,下巴蓄著鬍子的中年男鬼。 在下弦之伍戰敗後被召集到無限城,因為害怕被殺而懇求無慘給予其血液讓他變強,惹怒無慘,最後遭到肅清。 病葉 ( 病葉/ わくらば Wakuraba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參。 外貌為圍圍脖,額頭和臉頰兩側有十字傷痕的短髮男鬼。 在下弦之伍戰敗後被召集到無限城,因為害怕被殺而打算逃離無限城,被無慘拔下頭顱任其自生自滅。 零余子 ( 零余子/ むかご Mukago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肆。 外貌為穿著掛有毛圍脖和服,頭上長一對角的少女鬼。 在下弦之伍戰敗後被召集到無限城,被無慘詢問為何好幾次一見到柱就不戰而逃時,因極力否認而慘遭肅清。 累 ( 累/ るい Rui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伍,蜘蛛鬼。 外型矮小的白髮少年,平時會用頭髮將左眼擋住。 表面上扮演那田蜘蛛山鬼家族的「幼弟」,卻是他們實質的領導人,以「家族羈絆」為由,對手下施行高壓統治的集團,家族成員的能力都是累所賦予,而累深受鬼舞辻青睞,這件事也被允許。 血鬼術是從手中使出比日輪刀還要堅硬的蜘蛛絲線,能用自身血液讓線硬度超越鋼鐵,在出招時手部會呈現紅黑色狀態。 人類時期的名字是 綾木累 ( 綾木 累/ あやき るい Ayaki Rui ),原本是黑髮,身為人類時體弱多病,從來沒有奔跑過,連走路都覺得困難,被鬼舞辻以同情為由賜予血液成為「鬼」,雖然獲得強韌身體,卻也開始需要吃人的日子。 在累殺人之後,父母親認為不能讓累繼續殘害無辜的人想要殺死他,父親便懷著殺死累並以死謝罪的覺悟意圖和累一起共赴黃泉,但被憤怒支配的累反而殺害自己的父母。 母親在臨死前表明對自己的愧疚,累終於發覺父親當時想要殺死自己並以死謝罪的決心,領悟到自己親手毀了真正的羈絆,甚至因鬼舞辻無慘的影響,在絕望之餘也讓他對「羈絆」產生扭曲的想法。 在那田蜘蛛山與炭治郎展開激鬥,由於見識到炭治郎與禰豆子的合作無間,認為這就是他所尋找的羈絆,打算將禰豆子佔為己有,後雖被兩兄妹合力砍下頭顱,卻沒有死亡 自己用線切斷自己的頭 ,就在滿腔怒火打算殺死兩兄妹時,被即時出現的富岡義勇給擊殺。 死前看見炭治郎憐憫的眼神,再度想起在父母自殺身亡前,滿是虧欠與懊悔的話語,讓他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其實是錯誤的,靈魂在地獄徘徊時,看見父母正在等待著他,最終懷著對父母的歉意,親子三人相擁而泣一同消失在地獄的業火當中。 而炭治郎也因為富岡的支援,沒有採集到血液。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91票獲得第16名。 在鬼滅學園中設定為翻花繩大賽冠軍。 釜鵺 ( 釜鵺/ かまぬえ Kamanue ) 配音:(日本);(台灣) 下弦之陸。 臉上刻有工字刺青,穿著波浪羽織的少年鬼,取代響凱成為新下弦。 在下弦之伍戰敗後被召集到無限城,當無慘斥責下弦為何實力不足時,因為在內心碎碎唸,被能讀取心聲的無慘聽見,直接遭到無慘放出的肉塊啃殺。 響凱 ( 響凱/ きょうがい Kyougai ) 配音:(日本);(台灣) 前任 下弦之陸,鼓鬼。 常用「小生」來稱呼自己。 因為食人的能力日漸退化而被鬼舞辻剝奪數字,為重回這個位置而不斷找尋擁有「稀血」的人類 ,然而就在好不容易捕獲一名稀血少年時,出現另外兩隻鬼與他爭奪獵物,並將其背後的鼓給扯下來。 血鬼術是敲擊黏著身上的6個大鼓(分別是雙肩、雙腿、背部、腹部)後可以改變建築物內部空間以及憑空使出爪擊,作用分別為右轉 右肩 、左轉 左肩 、前轉 右腳 、後轉 左腳 、爪擊 腹部 、替換房間的樣子 背部。 人類時期是一名文筆作家,因為其作品被批評的一文不值,憤而殺死踩踏稿紙侮辱他的前輩。 在與炭治郎的戰鬥中,發現炭治郎刻意避開他房內的文稿,死前問到自己的血鬼術是否厲害,炭治郎則回應「很厲害」,讓他對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所認同感到高興,隨即流著淚消失。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30票獲得第20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音樂老師。 反鬼派 [ ] 以變成鬼的身份,和禰豆子一樣,屬於不吃人,而保護平民的反鬼派,且相當憎恨鬼舞辻並與他對立。 珠世 ( 珠世/ たまよ Tamayo ) 配音:(日本);(台灣) 穿著和服的美麗女性鬼,年齡有五百多歲以上,相當憎恨鬼舞辻並與他對立,與炭治郎一樣想要殺死鬼舞辻。 可以隨意操縱自己身體的血液,血鬼術名稱為 惑血 ( 惑血/ わくち ),能透過弄傷自己的身體出血來發動;而 視覺夢幻之香 ( 視覚夢幻の香/ しかくむげんのこう Shikakumugennokou ),讓自己的血發出香味讓人出現幻覺,氣味所及範圍會無差別影響到自己人,此外也能解開詛咒。 數百年前在人類時期患絕症,被醫生診斷不能在活著的時候看到孩子平安長大,後被鬼舞辻欺騙變成鬼,手刃自己的家人,自暴自棄下誤入吃人的歧途,因擁有高明醫術為無慘重用並被強迫在其身邊,但自己也打算在無慘身邊伺候以報家人之仇。 戰國時代曾親自目睹無慘與繼國緣壹之戰,並渴望緣壹能擊敗無慘,故此在無慘落荒而逃後充滿悔恨並流淚,但無慘能力被大幅削弱而暫時脫離無慘掌控,最後緣壹得悉珠世當中委屈後,被緣壹放走,並與其訂了餘生必須協助人類打敗無慘的約定。 為贖罪及遵守與緣壹的約定,她在脫離無慘掌控期間不斷用醫術原理來改造自己身體,最後完全脫離無慘掌控,變得和禰豆子一樣不吃人,只要飲用少量的人血就能活下去,並成為一名醫生隱居起來,用自己的血把人變成鬼藉此幫助無法治癒或是不久人世的病患,但是都會先徵求病人的同意,其間遇到同樣患有絕症的愈史郎並將他變成鬼。 看到炭治郎喊鬼為人並試著救助鬼而被打動,在炭治郎去東京府淺草遇到麻煩時出手幫忙。 認為任何傷病都有相應的藥物跟治療方法,因此認為鬼能夠變回人類。 不過現階段尚未有能力將鬼變回人,她希望炭治郎盡可能去蒐集十二鬼月的血液。 在產屋敷積極的尋找下被尋獲,前者提出合作打倒鬼舞辻的提案,在產屋敷自爆犧牲後以自己研發出可以讓鬼恢復成人類的藥物突襲鬼舞辻,雖成功牽制住對方,但自己也受到重創,只能在無限城中無奈等待鬼殺隊成員的到來。 最後因藥物看似失效而讓鬼舞辻適應及進化,被其殘忍地揑爆頭部死亡。 在無限城大戰前曾與忍及愈史郎設計無慘,研發了當「變回人類的藥」失效時,會再合成「一分鐘老化50年」的毒藥。 以前者被分解為前提,混合後者後所產生的毒素,而該藥物如被分解,便會依次形成阻止無慘分裂成肉塊逃跑,並將無慘的細胞破壞的毒藥。 珠世同時也是短篇『過狩り狩り』的配角。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38票獲得第18名。 在鬼滅學園擔任校醫。 愈史郎 ( 愈史郎/ ゆしろう Yushirou ) 配音:(日本);(台灣) 35歲。 對珠世抱持敬愛之情的青年鬼,被珠世變成鬼並跟在珠世身旁,和珠世一樣只要飲用少量的人血就可存活,甚至需求量比珠世還少。 性格脾氣暴躁,喜歡著珠世,因此討厭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觸的人,尤其是炭治郎,並繼承了珠世高明的醫術。 血鬼術可以強化視線、遮蔽他人視線或是讓人看見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可透過畫有眼睛圖案的符咒發動。 在珠世的要求下,雖不甘願但仍對鬼殺隊提供大量的血鬼術符咒協助,並假裝成隊員在無限城中以珠世研發的藥物救治受傷的隊員,期間救了善逸並讓其與村田會合。 得知珠世被無慘殺害的消息後,悔恨的愈史郎先跑到鳴女的所在地,其後操控鳴女把甘露寺及伊黑傳送而炭治郎及義勇那邊作支援,並給予無慘兩人死亡的假消息。 及後更以自己的鬼細胞與其體內的無慘細胞對抗以消滅其,最後無慘主動放棄鳴女而順利消滅,無限城也因此崩潰。 愈史郎被傳送到地面後,幫助負傷退場的甘露寺治療,並替因受了無慘大量血液攻擊而瀕死的炭治郎注射暫緩毒素蔓延的藥劑,使瀕死的炭治郎甦醒。 在無限城大戰前曾與珠世及忍設計無慘,研發了當「變回人類的藥」失效時,會再合成「一分鐘老化50年」的毒藥。 以前者被分解為前提,混合後者後所產生的毒素,而該藥物如被分解,便會依次形成阻止無慘分裂成肉塊逃跑,並將無慘的細胞破壞的毒藥。 無慘被消滅後,在炭治郎治療期間,告訴他變回人類藥的真相,耳聞炭治郎希望他活下去的話語後,帶著茶茶丸先行離去。 故事尾聲化名「 山本愈史郎 ( 山本 愈史郎/ やまもと ゆしろう Yamamoto Yushirou )」在現世生活,將珠世當成繪畫靈感來源,繪製多幅後者的肖像畫而成為知名畫家。 愈史郎同時也是短篇『過狩り狩り』的配角。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45票獲得第17名。 蜘蛛鬼家族 [ ] 住在那田蜘蛛山的一家五口鬼家族。 雖然表面上以「父親」或「母親」等來稱呼,實際上卻是由自稱「弟弟」的十二鬼月「下弦之伍」累所統治的集團,完全沒有血緣關係,全員都因為分得累的血液而擁有蜘蛛能力的血鬼術。 家族成員由累尋找,會將對方整容成與累相似的特徵,一旦家族有人不遵從累的命令或犯錯,就會遭到懲罰,甚至是剝奪智能、被吊起來受到日光消滅,家族成員也會更換,過去還有另外四位家族成員,推測皆已被消滅。 蜘蛛鬼「母親」 ( 蜘蛛鬼「母」 Kumooni Haha ) 配音:(日本);(台灣) 鬼家族第一個登場的成員,原本是個少女鬼,雖扮演「媽媽」的角色,在家族裡卻完全沒有立場,由於性格膽小加上做事又總不順累的意,以及時常遭到「爸爸」暴力相向而過著充滿恐懼的日子。 血鬼術是讓米粒狀的小蜘蛛附著在人體或衣服上並吐出絲線,被附著者就會變成無法反抗任憑擺布的魁儡人偶,所以如果只有把絲線砍斷而沒有直接消滅蜘蛛,被附著者仍無法擺脫束縛。 操縱來到蜘蛛山執行任務的鬼殺隊成員使之相互殘殺。 與擊破她血鬼術的炭治郎戰鬥後敗北,自願讓炭治郎斬首,因為炭治郎給予「慈悲的斬擊」而被其溫柔善良的心所打動,甚至從他溫柔的目光中,想起自己曾經是人類時的記憶,死前提醒炭治郎這座山上有十二鬼月的存在。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34票獲得第32名。 蜘蛛鬼「父親」 ( 蜘蛛鬼「父」 Kumooni Chichi ) 配音:(日本);(台灣) 外型為有著蜘蛛臉孔的巨漢鬼,鬼家族中唯一臉孔不像人類的成員,一旦癇癪發作就會毆打媽媽,沒有理性和智能。 血鬼術是擁有超乎尋常的體能和恢復力,並且能通過蛻皮得到強化,讓身體變大一圈,皮膚也變得異常堅硬。 在那田蜘蛛山與伊之助交戰被伊之助砍下右臂後逃走,再次遇上的時候被砍的部位已經痊癒,並爬到樹上蛻皮進化成第二型態並痛毆伊之助,在即將掐死伊之助之際被出現的富岡殺死。 蜘蛛鬼「哥哥」 ( 蜘蛛鬼「兄」 Kumooni Ani ) 配音:(日本);(台灣) 頭的部分是人但身體卻是蜘蛛的異形鬼,身上帶有一股刺鼻的惡臭。 血鬼術是能把自身的毒注入對方體內,並在四小時後將其變成聽命於他的「人面蜘蛛」,此外也可以從口中吐出具有強酸性的斑毒痰。 在那田蜘蛛山把不少鬼殺隊成員都變成蜘蛛,與善逸交戰,使用先前被變成蜘蛛的人類在善逸身上注入毒素,雖然讓善逸因毒素而攻擊威力變弱,但仍被他的劍技瞬間殺死,最後在不了解自己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摔落在地上。 蜘蛛鬼「姊姊」 ( 蜘蛛鬼「姉」 Kumooni Ane ) 配音:(日本);(台灣) 外表為身著白衣的少女鬼,表面上看起來很重視夥伴,實際性格卻很自我中心,甚至可以為保命輕易出賣夥伴,認為自己從來不會失敗。 血鬼術是擁有能從手掌噴出絲將對手包覆成一個繭狀融化殺死的溶解之繭。 在得知媽媽和哥哥已被擊敗後,叫喚出爸爸對付炭治郎和伊之助,並想趁機會勸累跟她一起逃走,卻反被對方用蜘蛛絲割傷臉部。 由於本來就不是強悍的鬼,當發現累對禰豆子表現出興趣時,因為害怕被扔掉而拼命地主張自己是「姊姊」,累給了最後的機會要她殺死更多鬼殺隊成員,在打算對鬼殺隊的村田下手時遇上蟲柱胡蝶忍,因為實力相差太大而向胡蝶乞求饒命,結果卻被胡蝶戳破謊言,拒絕胡蝶的拷問而反擊,反被她親手毒殺。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4票獲得第37名。 蜘蛛鬼「大姊」 ( 蜘蛛鬼「長姉」 Kumooni(Choushi) ) 配音:(日本);(台灣) 動畫原創角色,女鬼,告訴蜘蛛鬼「姊姊」他們家族的真相,並認為他們家族不過只是拼湊的家人。 邀請蜘蛛鬼「姊姊」一起逃離家族,並把她當成真正的妹妹,但在逃跑時遭到蜘蛛鬼「姊姊」的背叛,而受到累的懲罰被吊起來受到日光消滅。 雖然擁有優秀的再生能力與恢復速度,終究還是被兩兄妹合力擊敗,因為不是被日輪刀砍擊所以還沒有死,但炭治郎在想著如何殺死他而猶豫太久,他最終被黎明的陽光曝曬化為灰燼。 手鬼 ( 手鬼/ ておに Teoni ) 配音:(日本);(日本・童年時期);(台灣);(台灣・童年時期) 身體纏繞大量手腕的異形鬼,47年前在江戶時代被鱗瀧捕捉並封印在最終試煉的場所中頑強地生存著,曾吃了50個人。 因為憎恨抓住自己的鱗瀧,於是以鱗瀧所雕刻的消災狐面為目標,殺害他的13位弟子,對自己堅硬的脖子非常有自信,在最終試煉時打算吃掉炭治郎達到第14名弟子的目標,被炭治郎找到其空隙之線後以水之呼吸・壹之型「水面斬」斬首。 死前因炭治郎對他的憐憫,憶起人類時期的往事後流淚消失。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8票獲得第51名。 沼鬼 ( 沼の鬼/ ぬまのおに Numaoni ) 配音:(日本);(台灣) 穿著忍者般服裝的長髮青年鬼,自身能分裂成有自主意識三身鬼一體行動。 生氣的時候會一直磨牙,據說這是人類時期就有的習慣。 血鬼術是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製造出沼澤空間,將目標拖入地底殺害。 會將滿16歲的女孩捉走殺害吃掉,並收集她們的髮飾作為戰利品。 在打算對一個女孩下手時被炭治郎阻止,炭治郎先後將兩隻鬼斬殺,隨後炭治郎回到地面上質問最後一隻鬼有關鬼舞辻的情報,但由於恐懼什麼都不肯說,最終被炭治郎直接斬殺。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8票獲得第51名。 矢琶羽 ( 矢琶羽/ やはば Yahaba ) 配音:(日本);(台灣) 箭頭鬼,外表為穿僧侶服的青年鬼,雙眼閉合,有著重度潔癖的神經質。 血鬼術為「紅潔之箭」,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縱一般人無法看見的箭紋攻擊對手。 奉命與朱紗丸前往珠世住處襲擊炭治郎等人,其血鬼術一度讓炭治郎陷入苦戰,後炭治郎以旋轉斬擊纏繞箭頭改變方向,將其擊殺。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三年鼴鼠班,弓道部部長。 朱紗丸 ( 朱紗丸/ すさまる Susamaru ) 配音:(日本);(台灣) 手毬鬼,外表為穿著和服的短髮童女鬼,以玩弄對手為樂。 血鬼術為操縱手中不斷增加的手鞠進行攻擊,威力大到足以破壞建築物,甚至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術任意改變手鞠的移動軌道。 奉命與矢琶羽前往珠世住處襲擊炭治郎等人,被珠世使用血鬼術・白日的魔香,使她無意間自白,最終被鬼舞辻的「詛咒」給殺死。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三年鼴鼠班,排球部部長。 緣壹離開竈門家前,向緣壹表示他會把耳飾及日之呼吸傳授於後代子孫,並希望緣壹不要責怪自己了。 後來把「日之呼吸」改為「火之神神樂」。 竈門炭十郎 ( 竈門 炭十郎/ かまど たんじゅろう Kamado Tanjuurou ) 配音:(日本);(台灣) 炭治郎與禰豆子的父親,故事開始前就已過世。 炭治郎戴著的日輪花紙耳飾是他的遺物,在炭治郎還小的時候就長期臥病在床,但仍會在每年年初為火神獻上「神樂舞」。 沒有任何情緒起伏,被炭治郎形容是個「像植物一樣的人」。 在病故的前十天,附近的村子發生巨熊吃人的事件,於半夜全家入睡時感知到巨熊出現在家門前,在帶領炭治郎找到那頭熊後,僅憑一把斧頭就輕鬆砍下熊的腦袋,讓炭治郎初次見識到「通透世界」。 竈門葵枝 ( 竈門 葵枝/ かまど きえ Kamado Eki ) 配音:(日本);(台灣) 炭治郎與禰豆子的母親,典型的日本農家婦女。 由於丈夫臥病在床,因此一人擔起撫養六個孩子的責任。 在炭治郎出門賣炭期間與家人遭到鬼舞辻無慘殺害,死後仍心繫著生還的炭治郎和禰豆子,因此常在兩兄妹遭遇危險時出現在他們的夢境中(特別是禰豆子)。 竈門竹雄 ( 竈門 竹雄/ かまど たけお Kamado Takeo ) 配音:(日本);(台灣) 竈門家次子,炭治郎與禰豆子的大弟,短髮,繫著市松圖案的圍巾,眼角有一顆淚痣,在炭治郎出門賣炭期間與家人遭到鬼舞辻無慘殺害。 小時候親眼目睹禰豆子把欺負孩童的大人嚇到跪地求饒,因此非常害怕這樣的禰豆子。 曾在惡鬼化的禰豆子與墮姬交手時,在炭治郎的深層意識裡喚醒炭治郎盡快去阻止禰豆子。 竈門花子 ( 竈門 花子/ かまど はなこ Kamado Hanako ) 配音:(日本);(台灣) 竈門家次女,炭治郎與禰豆子的二妹。 在炭治郎出門賣炭期間與家人遭到鬼舞辻無慘殺害。 靈魂曾在炭治郎與墮姬交手時出現在炭治郎的深層意識裡,以呼喚的方式阻止他繼續使用「火之神神樂」。 竈門茂 ( 竈門 茂/ かまど しげる Kamado Shigeru ) 配音:(日本);(台灣) 竈門家三子,炭治郎與禰豆子的二弟,留著平頭。 在炭治郎出門賣炭期間與家人遭到鬼舞辻無慘殺害。 最終試煉時靈魂出現在一度屈居劣勢的炭治郎的深層意識裡,替他加油打氣。 竈門六太 ( 竈門 六太/ かまど ろくた Kamado Rokuta ) 配音:(日本) 竈門家四子,炭治郎與禰豆子的幼弟,留著娃娃頭,常被禰豆子揹在背後哄睡。 在炭治郎出門賣炭期間與家人遭到鬼舞辻無慘殺害。 煉獄家 [ ] 煉獄千壽郎 ( 煉獄 千寿郎/ れんごく せんじゅろう Rengoku Senjurou ) 杏壽郎的幼弟。 和杏壽郎不同,性格較為悲觀,但相當有禮貌,原本作為可能成為「繼子」的候選人而努力鍛鍊劍術,但因為發現自己沒有劍術才能,甚至連日輪刀都沒變色而放棄成為劍士。 雖然深知「炎柱」代代傳承的悠久歷史可能會就此斷絕,但他相信杏壽郎一定可以理解。 炭治郎把杏壽郎的遺言轉達給千壽郎,希望他隨心所欲地走正確的路。 在送別時將杏壽郎日輪刀的刀鍔交給炭治郎,現在跟炭治郎有書信上的往來。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3票獲得第62名。 煉獄瑠火 ( 煉獄 瑠火/ れんごく るか Rengoku Ruka ) 槇壽郎的妻子,杏壽郎與千壽郎已過世的母親,對杏壽郎人生觀造成很大的影響。 宇髄家 [ ] 雛鶴 ( 雛鶴/ ひなつる Hinatsuru )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優秀的女忍者,眼角有一顆淚痣。 性格冷靜沉著,為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樓「京極屋」,期間最先發現該店的明星花魁「蕨姬」就是上弦之陸.墮姬,卻也同時引起對方的懷疑。 為逃離京極屋而服下毒藥,在要被送往切見世時墮姬送了她自己的衣帶(分身)作為監視殺害之用。 被趕來切見世的宇髄解救並服下他給予的解毒劑。 後在炭治郎等人與上弦之陸的戰鬥中,使用大量塗有藤花毒的苦無戰鬥,成為扭轉劣勢的關鍵。 丈夫擔任鬼殺隊成員的基礎體力訓練指導時,負責為劍士們提供膳食。 槇於 ( まきを/ まきを Makiwo )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優秀的女忍者,留著棕黑相間的馬尾。 性格豪邁直爽但脾氣有些暴躁,時常訓斥膽小的須磨。 為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樓「荻本屋」,被墮姬識破其身分後捕獲,後因為伊之助搗亂墮姬的糧倉而被解放。 丈夫擔任鬼殺隊成員的基礎體力訓練指導時,負責為劍士們提供膳食。 須磨 ( 須磨/ すま Suma )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優秀的女忍者。 三人中年紀最輕的成員,雖為忍者性格卻相當膽小愛哭。 為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樓「時任屋」,被墮姬識破其身分後捕獲,後因為伊之助搗亂墮姬的糧倉而被解放。 丈夫擔任鬼殺隊成員的基礎體力訓練指導時,負責為劍士們提供膳食。 其他親屬 [ ] 嘴平琴葉 ( 嘴平 琴葉/ はしびら ことは Hashibira Kotoha ) 配音:(日本);(台灣) 伊之助琴葉母親,是個貌美、歌聲優美動人,但頭腦不太好的少女,伊之助遺傳其容貌。 而丈夫和婆婆隨後也追著她來到寺廟跟童磨要人,被嫌麻煩的童磨殺害丟棄在山中。 受到童磨賞識,原本打算到琴葉壽終正寢前都不吃掉,未料吃人的事被她撞見後解釋無果欲打算滅口。 琴葉帶著伊之助逃出童磨的寺廟,發現前方只有懸崖,知曉無處可逃後將伊之助拋下懸崖,自己隨即被殺害。 時透有一郎 ( 時透 有一郎/ ときとう ゆういちろう Tokitou Yuuichirou ) 無一郎的雙胞胎兄長,性格惡劣有話直說,總是責罵弟弟無一郎一無是處,口頭禪是「無一郎的『無』是『無能』的無」,實際上十分關心他。 由於擔心想加入鬼殺隊成為劍士的無一郎可能會因此喪命,在主公的妻子天音前來造訪時多次將對方粗暴地趕走。 11歲時被突然前來襲擊的鬼扯斷手臂,在無一郎擊敗鬼後已經因為失血過多奄奄一息,臨終前道出了自己的內心話。 無一郎於無限城之戰陣亡後,魂魄於彼世與其相見,弟弟的英年早逝讓有一郎感到不捨,但無一郎認為夥伴們改變了曾經一無所有的自己,讓他的人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對於就這樣死去已經沒有任何後悔與遺憾了。 故事尾聲,有一郎和無一郎轉生為現代某戶人家的雙胞胎。 在鬼滅學園就讀初中一年銀杏組,和弟弟無一郎同屬將棋部。 不死川志津 ( 不死川 志津/ しなずがわ しず Shinazugawa Shizu ) 實彌與玄彌的母親,身材嬌小的女性,整日不眠不休忙於養家。 在丈夫施暴時總是挺身保護兒女。 某天外出時遭到鬼化,夜晚回家時攻擊了孩子們。 長子實彌為保護弟妹而將其殺死。 富岡蔦子 ( 冨岡 蔦子/ とみおか つたこ Tomioka Tsutako ) 義勇的姊姊,在結婚前夕與家人皆遭到鬼殺害,死前將年幼的義勇藏匿起來讓他逃過一劫。 其他角色 [ ] 三郎 ( 三郎/ さんろう Sanrou ) 配音:(日本);(台灣) 住在雲取山腳下的老人,在炭治郎某次賣完炭的回程途中,以「夜晚會有鬼」為理由要求寄住在他家一晚,讓炭治郎躲過被無慘屠殺的命運。 故事尾聲與回歸故里的竈門兄妹相擁而泣。 和巳 ( 和巳/ かずみ Kazumi ) 配音:(日本);(台灣) 住在西北之鎮的青年,在帶著未婚妻 里子夜間返家的路上,走在後方的里子被沼鬼拖至地下失去蹤影,里子的父親因為愛女突然失蹤而對他相當不諒解。 炭治郎看見如此失落的他,決定幫忙尋找里子的下落,然而在炭治郎在沼鬼的激鬥中得知里子已經被殺害吃掉的事實。 擊敗沼鬼後炭治郎將里子生前的髮飾交給和巳,悲痛又憤怒的和巳將氣出在炭治郎頭上,但在握住炭治郎粗糙厚實的手掌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炭治郎跟自己是一樣的處境,因此羞愧地向離去的炭治郎道歉。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票獲得第54名。 麗 ( 麗/ れい Rei ) 配音:(日本);(台灣) 為鬼舞辻其中一個身份 月彥的妻子 真正的月彥則已經被殺害 ,與其共同照顧一個女兒( 配音:(日本);(台灣))。 阿豐 ( 豊さん/ とよさん Toyo ) 配音:(日本);(台灣) 在淺草擺攤賣烏龍麵的小販,他煮的蕎麥麵非常好吃,只要被稱讚就會非常開心。 阿清 ( 清/ きよ Kiyo ) 配音:(日本);(台灣) 擁有稀有血液的的少年,夜間帶著弟妹走在路上時被響凱抓進鼓鬼之家。 原先差點要被吃掉,但鼓鬼之家卻出現另外兩隻鬼與響凱爭奪獵物。 清趁著響凱背後的鼓被扯下來時奪走鼓並且藉由敲擊改變空間躲避鬼的攻擊。 在炭治郎擊敗鼓鬼後,由其烏鴉給予了藤花香袋。 正一 ( 正一/ しょういち Shoichi ) 配音:(日本);(台灣) 清的弟弟。 為了救出被抓進鼓鬼之家的哥哥,與善逸一同行動,親眼見識到善逸以睡覺的方式斬鬼,但由於速度太快而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42票獲得第32名。 輝子 ( てる子/ てるこ Teruko ) 配音:(日本);(台灣) 清的妹妹。 為了救出被抓進鼓鬼之家的哥哥,與炭治郎一同行動,受到炭治郎的保護。 阿壽婆 ( ひさ/ ひささん Hisa ) 配音: ( 日語 : )(日本);(台灣) 紫藤花紋之家的老婆婆,鼓鬼篇後為炭治郎等人提供食宿服務,甚至請醫生替他們治療骨折。 在炭治郎等人即將離去之際打上驅邪的花火祝福他們武運昌隆,讓伊之助非常在意。 在鬼滅學園故事中為伊之助的養母。 鯉夏 ( 鯉夏/ こいなつ Koinatsu ) 時任屋的明星花魁。 性格溫柔大方,將底下工作的 禿視為自己的妹妹般對待,因此 禿們都非常喜歡她,稱須磨為 小須磨。 在遇到貴人贖身嫁娶,不久後要離開吉原時,遇到了臥底的炭治郎。 炭治郎化名為 炭子臥底在時任屋當遊女的期間,因為讚賞炭治郎認真工作的態度,送給他點心吃。 在炭治郎表明身分時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他是男孩子,在差點慘遭墮姬毒手時被炭治郎救下。 吉原篇結束後,仍然與炭治郎有書信往來。 沙代 ( 沙代/ さよ Sayo ) 悲鳴嶼年輕時收養的眾多孤兒之一。 在鬼闖入寺廟時只有四歲,是唯一一個乖乖聽從悲鳴嶼指示躲在身後逃過被鬼吃掉的命運,目賭悲鳴嶼赤手空拳擊殺食人鬼,事後向趕來的大人們訴說的供詞卻被曲解了意思,使人們以為是悲鳴嶼殺死寺廟裡的所有孩子,讓其背上殺人罪入獄。 後於單行本附錄補充,沙代口中的「那個人」其實是指當時闖入的鬼,但是因為事件的衝擊導致沙代無法好好解釋,現時14歲的沙代一直在意這件事,很想向悲鳴嶼道歉。 戀雪 ( 恋雪/ こゆき Koyuki ) 狛治的未婚妻,慶藏的女兒。 身體非常虛弱,原本負責看照她的母親投水自盡後,慶藏便找了狛治來照顧她,相處多年後對狛治產生愛慕之情。 16歲時預計要舉行兩人的婚禮,但和父親卻被隔壁劍道場的人毒殺。 在猗窩座自盡後彌留之際出現在他面前,替他找回了身為人類的理智,兩人緊緊相擁便一起前往地獄。 在鬼滅學園就讀高中一年紫陽花班,隸屬於手藝部,與三年烏帽子班的狛治為青梅竹馬並訂有婚約。 慶藏 ( 慶蔵/ けいぞう Keizou ) 素流道場場主,狛治的師傅,戀雪的父親。 在狛治失意之時照顧他並教他武功,但卻被隔壁劍道場的人毒殺。 在戀雪毒發後抱著她一路跑到了大夫的家中求救,卻為時已晚,而慶藏則是痛苦了數小時後才死去。 宇多 ( ウタ/ うた Uta ) 繼國緣壹的愛妻,是一名溫柔的女子。 在父母因流行病死去後便一個人生活,某天偶遇離家的緣壹之後,兩人便一同生活。 十年後與緣壹正式成親,並懷有身孕,但在臨盆之際被鬼所殺害,也促成緣壹開始獵鬼。 緣壹用來包裹巖勝做給他的笛子所用的布包似乎是宇多縫製的。 備註 [ ]• 26—33, 竈門炭治郎. 34—37, 竈門禰豆子. 38—41, 我妻善逸. 42—45, 嘴平伊之助. 76—77, 栗花落カナヲ. 74—75, 不死川玄彌. , 第48話. 94, 大正小道消息. , 第128話. , 大正小道消息. 46—49, 冨岡義勇. 46—49, 富岡義勇. 62—64, 胡蝶しのぶ. 50—53, 煉獄杏壽郎. 54—57, 宇髄天元. 漫畫第90話,p10-11• 58—61, 時透無一郎. 65—67, 甘露寺蜜璃. 68—69, 伊黑小芭內. 70—71, 不死川実彌. 72—73, 悲鳴嶼行冥. , p. , 第4話. , 第9話. , p. , 第9話. , 第8話. 參考文獻 [ ]•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1卷. 集英社. 2016年6月3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2卷. 集英社. 2016年8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3卷. 集英社. 2016年10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4卷. 集英社. 2016年12月2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5卷. 集英社. 2017年3月3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6卷. 集英社. 2017年5月3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7卷. 集英社. 2017年8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8卷. 集英社. 2017年10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9卷. 集英社. 2017年12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10卷. 集英社. 2018年3月2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11卷. 集英社. 2018年6月4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12卷. 集英社. 2018年8月3日. (日語). 吾峠呼世晴. 鬼滅之刃 第13卷.

次の